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忠魂悲歌  

2007-11-04 11:41:08|  分类: 文史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明朝崇祯三年八月十六日(1630年9月22日)
地点:京师菜市口法场

剧中人:

袁崇焕-------杰出的军事战略家,爱国儒将,因皇上中敌人反间计,他被构陷入狱.
涂国鼎-------刑部侍郎,监刑官.
陈公公-------前朝阉党余孽.
袁仁----------袁崇焕仆人.
小伙子------看客之一.

粗汉--------看客之一.

商人---------看客之一.

狱吏,传令吏----刑部监狱里的小吏.
刽子手-----处决犯人的人.

布景:菜市口法场中央立一柱子,旁边有一遍体血污的桌子,上放刑具,后边是一高出地面三尺有余的官帐.开幕时,菜市口大道两边聚满了躁动的人群,议论声将一群哀忧的乌鸦惊飞向布满血色云霞的天际去了.......
传令吏---奉旨监刑官涂大人到!

众人(急忙叩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叩见涂大人!

涂(有所迟疑,望望头上的天,又视台下的人群,于帐中坐定,下令)带犯人袁---袁崇焕!

传令吏--带犯人袁崇焕!

众人(把早已准备好的菜叶,石子诸物毫不吝啬地向袁砸去,还一边骂着)                           

  ---杀了这个狗贼!

  ---汉奸!
  ---卖国贼!

袁(于囚车中,蓬头垢面,对众人一笑;忽而,切齿怒喊)大明啊,大明!你中兴何能?忠臣烈子殆,乱臣贼子兴.我恨不抗金死,留作今日羞.皇上啊皇上啊!臣命贱犹草芥,死不足惜,可关外的靴子兵谁退?中原的闯匪怎破?您杀我容易,可如何杀尽他们啊?内忧外患的江山,久无宁日的社稷,两万万百姓寄托谁?保重啊,我多灾多难的祖国呀!

陈(从人群中窜出,扯了袖子,奔到刑台前,大喊)还不快把贱人押上来!
袁(被押上台,陈急忙踹其一脚,袁怒斥)后金几十万大军尚不能使我屈服,尔刑余之徒又岂配污染我的身躯?

陈(吐袁一脸,骂)呸!你这上与君不忠,下对民不义的奸人,还不快下跪受死!
袁(大怒)放屁!(挣脱索,一脚把陈踹出)
陈(在空中回旋着,扑通一声落在了人群中,大叫)啊----
涂(近袁,拜)尚书大人!

袁(惊,问)涂国鼎?

涂--正是卑职.
袁--怎么会是你?

涂(现出无奈之神色,拱礼)圣旨叫来,不得不来.
袁(微笑,仰天太息道)谁来不一样?我待此日久矣,开始吧!
涂--大人,卑职也知道您冤枉,死后......

袁(大叫)快哉,快哉!
涂(坐定,下签,令)行刑!

袁(把面前的乱发朝脑后一抛,举目,哀唱道)一生事业终成空,半世功名在梦中.死后不愁无勇将,忠魂依旧守辽东!

陈(连爬带挪到台前,满脸血肿,手指涂,大骂)奶奶个熊!为何还不行刑?

涂(惊起,忙去扶陈,问)没有事吧,公公?
陈(怒推开涂)你你...咱家被贱人奚落,可笑是吧?咱家受辱,你也很解恨是吧?你与贱人也是一党的是吧?
涂(急忙叩首)公公啊!您可千万别与奴才开这玩笑啊!奴才从来没有与那...贱人有什么交往啊!您老人家可要饶命啊!
陈(仰天,尖声大笑)哈------(扶起涂,拍拍其肩膀)咱家知道你忠诚,决非奸人一党.方才不过与你耍笑,休怕!有咱家在,没有谁动的了你.好了,行刑吧!

涂(松一口气,拭汗)奴才谢公公救命之恩!(拱礼)请您上座!

陈(推托)你代皇上行事,咱家是奴才,有那熊心豹子胆去鸠占雀巢吗?

徒(迎笑)您救了我的命,即是我的再生父母.您站,我这个儿子又岂敢坐下?且皇上以孝治天下,您坐又可示我之孝心,有何不可?

陈(狂笑)哈---好孩子!(连连点头)好啊!乐死为父了!真孝顺啊!

涂(笑)请父亲大人上座!

众人(台下群情激愤,点着犯人)

  ---撕了他!

  ---碎了汉奸卖国贼!
刽子手(大喊)啊嘿!(行刑,用刀一片一片割下犯人的肉,先手足,后胸腹......而犯人却始终不说一句
话)

{狱吏从刽子手手中接过肉,对大家叫道}

 ---叛国通敌的奸贼,就是死上千万次也不足以平民愤.皇上有圣旨,谁愿意啖其肉,出银一两,购肉一片......

众人(狂呼)皇上圣明啊!(话音未落,白花花的银子便若离弦之箭飞射过来,狱吏趴在台上拢起了钱,还险些被

  砸伤)

小伙子(如获至宝地捧一血手)我买到他的手了,正好下酒!
商人---我得到他的耳朵啦!谁买便宜啦!
粗汉(满口血污)这厮虽然贱,可肉却比生吃猪大腿香多了!哈---

[一阵风驰,落叶扬起,雨下了.]

粗汉(张开大口接雨喝)老天怕咱噎着,下雨叫咱喝.袁崇焕惹的天人共怒啊!
陈(望雨)哈---
涂(小声,叹息)哎......天啊!雨啊!
[雨停,人散]

袁仁(跪在法场中,手捧主人残骨,痛哭)天啊!大人,睁开眼看看吧!这雨不正是天爷的泪吗?天也知道您冤枉啊!(任风吹雨打,他始终不移动身子,趴在风雨中,磕得头破血流,每头着地时候,均要大喊一声)大人,您走好!走好啊---

                                        (幕下)

                                 齐云轲(盼盼)

                                  2006年1月一稿

                                  2007年5月二稿

                                  2007年9月三稿

                                  2007年11月四稿

                  主要参考书目

1.阎崇年:<<明亡清兴六十年>>中华书局 2006年8月

2.阎崇年:<<正说清朝十二帝>>中华书局 2006年9月第2版

3.陈时龙,许文继:<<正说明朝十六帝>>中华书局 2005年1月

4.朱苏进,子川:<<江山风雨情>>江苏文艺出版社 2003年3月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