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香水有毒  

2008-11-23 10:23:16|  分类: 盼盼文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我离开他后的第38天了,可是那一天,那一幕,仍在眼前,久久难以拂去。若不是亲眼见到,也许我现在仍在他的身边,被他这个我深爱的披着羊皮的狼玩弄。

   那是一个阴闷的六月天,偶尔刮来一阵风,洒下几点甘霖。恐怕雨下大了,我们旅行社临时决定香港一日游改期,我忙奔回家,准备为他——我的未婚夫做饭——再过两个月,我们就要在教师节这天举行婚礼了。他说,他的父母都是乡村教师,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撑起下一代蓝天的巨人,加上这一天又正是他母亲五十五岁的生日,双喜临门,岂不更好?
    我哼起了歌曲儿,跳下的士车,径朝楼上奔去。当拐进四楼时,一阵放浪的调笑声传来,我不由得止步,侧身靠壁,往上一看,竟是他与她在门口!她,胡利静,他 的女秘书,他们竟抱在了一起,鼻子擦着鼻子,脸蛋贴着脸蛋,她说:“亲爱的,再过俩月,你就同那个女的结婚了,到了那时候我可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他向她吹了一口烟,她喃了一声“讨厌”,他接着说:“结婚又怎么样?她还能管住我不去找你?当年我的 老太爷还有六个姨太太呢,我不比他老人家,难道找个情人也不行吗?她不过是个痴弱的小女人,我娶她就是看中了她这一点,容易对付,利于我在外潇洒,我好歹是个副总,熬到这一天容易吗?我得好好享受一番,‘人不风流枉少年’。女人是什么?不过是男人发泄欲望的工具罢了。”
    “那我也是了?”她有点恼了。

      “你当然不是,我是指她,我是真心爱你的,愿与你到天长地久的。”他笑道。

        “这话你同多少女人说过?”她问。

        “......”他笑而不答。
        我早已经木了,这如晴天霹雳的言语,使我婚姻的天空中顷刻也布满了乌云。我呆鸡似的,回身一步步下了来。到了楼口,一个电闪,雷炸了,把老天爷吓哭了,泪水如泼一般,溅了我一身 。我仰起脸,不禁想问:为什么爱的天空有风也有雨?有时候云雾淡淡小雨淅沥淅沥,有时候狂风大作风云四起。也有过天高气爽,也有过风和日丽,也有过鸟语花香,你我两情依依。马上就结婚了,还会有这事,又偏叫我碰上。我原来在你眼里,只是一个玩物,付新含?你曾经说我是这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你最爱我的纯,我才为你保留那份天真,关上爱别人的门。可你今天又把别人拥入怀抱,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对你那么好:洗衣服,做饭,家务,上街,擦鞋......我含辛茹苦地劳累着,忘了工作的疲惫,千辛万苦恋着你,你就这么回报我?你——

     正在这时,一阵高跟鞋声传来,我忙闪到一边。见她春风满面大摇大摆地扔出来,走到楼口,从胸中掏出一叠钱数了数,骂道:“他妈的!当真是屋里有人了!这钱给的是越来越少了,才八百,呸!”上了的士车。
    “原来她是为了钱,不是真爱你呀,新含!”我擦了泪水,上了楼梯。这走过了无数回的地方,今天仔细一看,顿觉陌生了。脚沉重地抬起,放下......
    开了门,见他侧身躺在沙发上,茶几上有个鞋盒子,这不是前天他给我买的高跟鞋的盒子吗?鞋呢?刚才的鞋声,对了!就是那双。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他用那去讨好她了!你——
     “亲爱的!”他上去抱住我,亲我,一股刺鼻的烟臭搅和着浓香水味几乎使我反胃,尽管以前他也吸烟,可这次格外令人恶心。

    我推开他,问:“我的鞋呢?”
     他看了看鞋盒,笑道:“今天我仔细看了看,又显得太难瞧了,被我扔了,明天再买双好的吧!怎么,你生气了?看这脸——”
    “我哪里敢生气?那是你的钱买的,高兴给谁就给谁,我又能说些什么?”我把脸一扭。
    “亲爱的宝贝,我的心,我的肝,我的小乖乖!”他上前狂吻我。
     “你亲我,是真的;爱,我当不起,还是留给你的利静吧!”我推开他,站了起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我什么意思,你比我清楚。八百,八百——”
        “你闭嘴!”他大叫一声,抓起烟灰缸往地上一摔。
         我吓了一跳,仍说道:“以前我听说你有这事,还不信,可今天我亲眼见了,亲耳闻了,也由不得我不信了。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我,你的未婚妻啊!”
      “我要跟你结婚,这是真的。可结婚并非说我就是你一个女人的了。我是一个成功的男人:副总经理,政协委员,慈善会长,共产党员,我有钱有势,与我同等地位的男人,谁在外没有个小蜜,没有个二奶、三奶的,咋就我不可呢?我是个成功人士,在任何方面都不能低人一头,这方面更不可落后。说实话,对你,我看中的只是你的青春,你的美丽,还有就是你容易被我操纵,听我的话,再者就是希望你给我的老爹娘生个孙子,继续香火而已,结婚不过是个形式,是个手续。以后,要真有什么事,你开个价,我给你自由,决不强求你。”
     “你——”

      “当然,人都是有感情的。这近一年来,你为了我,付出了不少,我也都心里有数。到有那一天,我多付你的钱就是了,咱们都是从农村过来的,父母的日子都不好过,你可以让他们安享晚年。”
    “你住口!”我再也忍不住了,打断他的话,叫道,“我爸妈就是穷死,也不稀罕你的臭钱——”上前给了他一巴掌,转身跑下了楼。
     “你别走,等等,我的林!”他在背后大声喊道。

      我决不回首,一头扎进一辆出租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直到今天,我也没有再见他一面,我手机号换了,工作也辞了。为了告别这段不堪回首的惨痛日子,我决定明天离开深圳,到武汉去,我的一个老同学在那新开了一家旅行社,前些天就邀请我去帮忙,我去,她肯定会分外高兴的。到那定居后,赶紧把年迈的父母从河南老家接到他们唯一的孩子身边,使他们安享晚年。
      想着他们对闺女怀有的那美好的 梦想破灭了,他们将经受怎样的打击啊!本以为自己的闺女找了个有本事的女婿,自己也会跟着衣食无忧了,可现在  ......
     当初为了供应我上大学,年近半百的他们,抛下家里的几亩薄田,到郑州打过临时工,建筑队里和过泥灰,垃圾堆里拾过破烂。与他们一起的姑姑告诉我,有一次,她和俺妈到一个家属院里拾破烂,竟被几个同行为争破烂骂着打了一顿。可怜,母亲打掉牙往肚里咽,对我只字不提,只鼓励我好好学习,千万别饿着了;可我,可我的最令他们难以放下心的婚事还是让他们失望了。
      我很想忘了他,可越是如此,反倒忘不了:他的笑,他的眼,甚至每一个手势,每一句笑话。其实,我也并非要他天天陪着我,我知道他的工作忙,应酬多,我只希望他真对我好,对我象以前一样好;断绝同别的女人不正当的关系,我不在乎他的过去,只在乎现在和将来。可是你,我曾经深爱的人啊!竟想让我成为那样的一个对你在外不管不问、专心做家庭主妇的女人!你要的爱太完美,怕我永远都学不会,做不到。
      也许明天我真能忘了你,也许  ......也许已没有了也许。

                                                                                                     齐云轲
                                                                                          2008年7月25日于广东省惠州市一小区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