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买来的媳妇  

2008-11-23 11:52:00|  分类: 故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人,女人,女人!”光大大叫着一脚踹飞的椅子“啪”的一声摔在庭院中。
      “又咋了,我的少爷?”光大娘推开门,见此大惊,喊。
        “老子就不信这辈子娶不来女人了!我堂堂一个大学生,好歹也算是知识分子了,还能打一辈子光棍不成!”光大咬牙切齿地叫道。
      “对,老表!”忽然从大娘后边闪出一个三四十岁的瘦佻汉子,拍手笑着奔到光大身边,笑道,“你要人有人,要样有样,还愁女人不跟你?”
    “哥,别说了。”光大松了口气,对那汉子摆摆手,“连一个小学毕业的妮子都与我散媒了,何况别的?”
     “你咋能这样说呢?”大娘说,“她与咱散了就散了,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咱不能在她这一棵树上吊啊!”

      “我的妈,你就别再烦我了,中不?”,他烦声道,“你以为你儿子还是当年的十七八么,二十五六了!在咱这,谁到这时候还没有当爹?”
     “你是因为上学,才到今天。”
      “别提那!上学,上学,上到最后还不是回来修地球!学的东西有屁用!早知道这样,我也下海去了,说不定孩子都会跑了!”他一屁股落到椅子上,愤声怨道。
        “老弟别愁了!”那汉子笑道,“哥今天来不为别的,专为你的婚事来了。”
        “又是哪村的?过房的寡妇我可不要!”
        “看你说的啥话?咱就是再没有能耐也不能要个过房,吃人家的剩饭啊!放心,这绝对是个处子,才十九,十九。”
       “你等会儿!”他打断道,“我没有听错吧!十九岁的妮子,会肯跟我?”
        “是你哥从四川带回来的,想卖给你。”大娘低声说。
        “啥?”他一跃而起,大惊道,“卖给我一个四川的蛮子?”
       “啥卖不卖呀!你看你说的多难听,我不过是从外边给你捎个女人,生孩子,过日子,这不很好吗!又不是啥多丢人的事!值得你这样叫言?”
     “对呀!”大娘也劝,“你都快三十的人了,哪有大闺女愿意跟你的,娶个过房咱丢唤吗?”老表上前按他坐下,劝说,“人活一辈子,图个啥?不就是为了快乐,为了幸福吗?一个男人,没有女人的日子,衣裳脏了 没有人洗,被子破了没有人补,冬天夜里连个暖脚的都没有,有啥快乐可不起人,不 买女人咋办?总不能叫咱华家烟火灭了吧!”
    “俺姑说的是!”汉子笑道,“我的话你不听,还能不信你妈的话吗?”
     “关键这是买卖人口,犯法的事,传出去也有损我的名声。我堂堂一个知识分子,怎么能做这事?”
     “好了,老弟,现在是啥年代了!只要有钱,你就是法律,名声也可以买。你上学上的快成书呆子了!该睁开眼看看这个社会究竟是个啥样子了。”

      他听此,心想:老表说的也是。目下这一切向钱看的社会,还有什么买不来?再说自己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谁会肯把大闺女嫁给自己。一个男人,没有女人的日子确实难过;每到门外,见同龄人都一个个抱儿搂女的,自己连个女人也没有,还是大学生呢,真是丢人啊!啥面子不面子,法律不法律,反正都不能煮着当饭吃,还是弄个女人,老实过日子才最实惠。再说了,连镇长都为他那个痴呆儿子买了个湖南妞,我买个四川妮,又咋了?于是,便问:
     “那女的长的咋样?得多少钱?”
      “长相不用提,赖的我也不与你扯呀!至于钱,咱又不是外人,人家,要两万,你,一万。”
      “六千。”
       “亏本,不中。少说也八千。”
       “七千。”“好吧,算是我给你捎的!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钱,人家才退回来的,现成的。人呢?”
        “我一个电话,派人把她弄来,等十分钟。”老表说着,便拨了号。
          不一会,摩托车声扬,门被撞开,一个小伙带着个女的停下。老表上前拍拍小伙子的肩膀,一边递烟,一边说:“辛苦了,兄弟!”
       “没什么。”小伙子笑道,指了指身后的女人,说:“到了。”
        那女人下来,对光大一笑,便拉起光大娘叫起了“妈妈”。尽管四川话听起来不太好懂,可这一句还是挺清楚地像一缕阳光射入大娘的心中,暖暖的,绵绵的。

       “哎——”大娘应着,也笑着拍这好媳妇的肩膀,“好孩子,好闺女!”
        光大见她明眸皓齿,一身薄袄裹着的身子还挺苗条,虽然看起来不象十九岁的样子,可心中还是美滋滋的,往心里咽着口水。
      老表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说:“走,咱到西屋去谈。”
      “好,好。”光大明知其意,却也顾不得别的了,与他进去了。
       “人,你已经见了,还好吧?”
       “凑乎。可咋看也不像十九岁,你不会连我也哄骗吧,我的哥?”光大有点愤地问。
       “十九是周岁......”老表苦笑道。
         “对。实际才二十四......不大。”小伙子抢道。
          “啊?”光大惊声。

           “胡扯!”老表怒斥那小伙子,又笑对光大说:“他说的是虚岁,确是十九。”

           “十九周岁,虚岁二十四?哈——”

             “老弟,这......”

              “这啥这!”光大怒道,“我只给你五千,愿意,人留下,不愿意,赶紧爬蛋!”

      “咱都是亲戚,有话好说,好说!”
       “五千,到底中不中?”光大上前拉过老表的衣领,怒问。

       “别——”小伙子忙劝止。

      “你少咸吃萝卜淡操心!”光大指着小伙子叫,“这是 俺兄弟俩的事,碍你屁事!”
         “中,五千就五千,我亏血本给你还 不中吗?”老表哀求道。

          “好!”光大放了他,笑道,“大丈夫一言九鼎!口说无凭,立下字据。”言讫,扯一张纸于桌上,扔一支笔于上,说:“写吧!”
    “好,我写!”老表忙写,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的这个老表可不是善茬,上有俩姐,就他一条根,自己的姑父、姑妈奉之为明珠,纵使他染上地痞的习气,初中时因为一言不和就剁了人家一手指头,大专时还被拘留过。没有想到是,至今还是英雄本色,一点都没有改变。

    “写完了!”光大上前夺过一看,笑了:“还差手印。”便抓住老表的右手中指送入自己口中,老表大叫一声,他将老表的手指狠压在纸上,叫了声:“万事具备,只差钱了!”
    “......”老表捂住伤手指,喘着气。
    光大从柜里抓出一大把钱,点了点,交给老表,:“夏兄,我的好哥哥!你点点?”
    “不用了,咱谁跟谁?都亲戚,别见外。”老表忙说。

      “还是数数对,亲兄弟明算账 嘛!”
      “不用了,不用了,真的!”老表说着,忙与小伙子跑出去,把钱装布袋里,对着屋里的人,叫一声:“你们好好过日子吧!”便骑着车跑了。

   那女人很快投入角色,掂水,做饭,烧锅,劝也劝不住,可乐坏了光大娘,忙与光大爹去电话,说找了个好媳妇。光大见此,心中也十分欣喜。
    晚上办完事,光大忙开灯一看,顿时气得青筋暴起,朝女人屁股上扇了起来:“臊货!骗老子的钱!怎么不见红,处个屁!”
    女人立刻哭了,可不敢出声,求道:“别大声,娘歇着呢!这也不能怪俺,都是夏东桂个龟儿子欺负俺!”
   “他?”光大更恼了,“明天我非宰了他不中!”
    “别——”女人急 了。忙劝:“过去的事就叫它过去吧!咱以后好好过日子就行了!我 一辈子都跟你好,咱生儿育女,好好生活。”

     一席话说得光大心又软了:这种温柔体贴的话太具有杀伤力了!自己渴望的虽不是这种没有文化的人,可这种柔情不正是自己所追寻的吗?只要心灵相通,文化程度高低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以后能与自己好好过日子,管她以前干吗?于是,他又睡下,抚慰她:“刚才我太冲动了,原谅我好吗?我一定好好对你。”

     “只要你对俺好,任你打!”女人一边擦泪一边说。
     “不!那种禽兽的行为,我要告别它们!”
      “你真好!”

        “我不好啊!”光大说着,眼前突然浮现上大专时与女朋友到宾馆开房的情景,一股负罪的内疚涌上心头,不觉间挤下几滴热泪。

       第二天,婆媳俩兴冲冲地赶集去了。光大乐呵呵地布置新房,准备等父亲回来,好好操办婚礼,热闹热闹。

    到了十二点多,还不见回来。光大急了,到村外去接;仍不见。便回家骑个破车子,向镇上飞去。
     快到北街时,迎面过来一个同村大娘对他喊道:“光大,赶紧啊!恁娘快哭死了,劝也劝不住!”

    “啊?咋了,大娘?”光大听此,大惊,问。

      “你女人与你老表说好的,今天趁这个空,一起跑了!你娘丢了媳妇,哭得像个老唐僧!”
     光大大怒,端正车把,向南飞去。
    到了十字街口,他跳下来,拨开人群,见母亲坐在地上,一手拍地,一手掌住额头哭:“东桂,你个丈二孩子,没一点良心啊!连我你也哄,还是个人吗?媳妇没有了,孙子没有了,我还活着干啥?”
    “妈,好了!走,咱回家!”光大忙上前扶起母亲,众人也忙劝慰,好歹把她劝回家。
     光大这回真的被激怒了:一个老表,这么亲的人,竟来骗自己,这世界还有谁可以相信?忍无可忍!又听母亲的怨哭声,更添气愤,肺都炸了。
    “我要报仇,报仇!对,报仇雪恨!”光大怒道,“我一个知识分子,怎么能受这般侮辱?奶奶的,敢耍我?我一定叫你付出代价!”
    说着,他从床底下翻出一把斧头插在腰间,骑上破车子,径往夏庄去了。

    到了夏家,见大门紧锁,门阶上残留着青苔,已是人去房空。心中那愤怒的火山顷刻间爆发了,一种要与 之玉石俱焚的决心坚定了。他后退几步,飞前跃上墙,跳了进去,见院中俱是荒草,灶下还有冷烬,遂从灶屋抱出麦秸,散在院里。他笑了笑,骂道:“你让我失去女人而绝后,老子烧了你的老窝。不是我无情,是你不仁不义在先的。我不过以怨报怨,咱两清了。”
     望望如血的残阳,他点了烟,叼在嘴里,再把未灭的火柴点到地上,火在荒草上蔓延开来,烟气直冲青天。他赶快翻出去,正要逃走,但住了脚,心想:这样做是否太绝了?好歹是亲戚,既没有杀父之仇,又没有夺娘之恨,何必不共戴天?再说当年自己上学,舅舅也没有少资助自己;今天虽然说自己混的啥不啥,可也怪不 得人家,毕竟是自己辜负了他老人家啊!他一个六十多的老人,靠四处担着箩筐卖,钱挣的多不容易啊!现在,他与儿子虽然分家了,可毕竟是亲父子啊!

         正在这时候,有人大喊:“失火了!”      
   听此,他又忙撤回来,蹬着车子边跑边回首看,开始懊恼起自己的冲动来。、又想:事已至此,还咋回去见娘?红颜祸水啊,都是女人惹的祸,嗳——可是娘,儿走了,你怎么办啊?我到哪里去啊?我又能做出些什么来养活自己呀?

                                                                                            齐云轲

                                                                                      
戊子年九月重阳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