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晏婴不死君难  

2008-11-04 17:44:57|  分类: 文史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崔武子狩猎罢,下马坐于草上饮水,抬眼望骄阳,拭了一把汗抛下,“呸——”一口唾沫,一跃而起,大叫:“热!热!热!”挥剑刺近旁之槐树,拔出,树折而“哗”一声倒下。
    “好!”众人欢呼道。
     “哈——”武子大悦,收剑,向大家走来,问:“今日收获如何?”
      “启告父亲,共得九彘四鹰三狐狸,比上回强多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欢悦地提着一小狐狸晃于武子面前,说。
       “好!”武子大笑,拍儿肩,指其手提之物,问:“此,尔之成绩?”
        “别看它小,我是驱犬追了九个山头才逮住的呢?”少年做着鬼脸,又对父亲说:“等着吧!明年我一定比您获的多!”
      “好!我儿有志气,父亲待此日久矣。”
       “大人——”正在此时,一骑驰来,跃下一身着玄色的仆丁,向武子行礼。
        “怎么了?”武子问。
        “这——”仆丁周围看看,有所迟疑。
        武子见此,退于树下,仆丁上前耳语之。
       “啊——”武子大怒,青筋暴出,胸中火烧,一跃三尺高,踹向一树,树立马断了,大吼:“一而 再,再而三,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跳上马,大叫一声:“回去——”
       “怎么了,父亲?”少年惊问。
        “回去!”武子叫着猛踢了几下马肚子,只见尘土飞扬,马蹄声远......
          听见马蹄声近,大夫府前的宫士们大惊,有的忙荷起戟,有的飞进府中。
          “吁——”武子立马,执鞭喝道:“尔等为何于我门前?君侯抄我家乎?”
          “崔大人休得无理!”一寺人出,行礼道,“主公正在休息,万不可扰!”

           “我不在家,君侯到我家中寻何人?休息?”

           “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全个大齐国都是主公的,主公哪里不可住脚歇息?”寺人笑道。
          “君圣臣则忠,君暗臣则怠。为君有道,为臣有道,为人亦有道。君侯于我不在时候,入我内院,是何道理?”武子怒道。
        “这——”

        “还要狡辩吗?休要欺人太甚!”武子挥剑跃马,抽破寺人颜面,鲜血直流。
         大家见此,忙退而避之。
        “有敢拦我者,此乃尔之楷模也!”武子弃鞭,执剑逼近宫士,大叫。
         大家见崔家仆丁们执刃杀来,纷纷逃去,却也顾不得门内的主子了。
        那寺人边向院里爬,边叫:“主公!崔大人归来,主公啊!”
          庄公忙从屋里奔出来,被门槛绊一脚,滚下来,大叫:“孤的卫士呢?还不快来护驾?”
        武子一脚跺下一门,将剑望地上一插,仰天道:“君行君道,臣自循臣道。君若非,臣又何必愚行道哉?尔之作为,君之道乎?行之不伦,焉可为人?今我代天行道,为民除害!”说着,拔剑而起。
     “尔欲何之?尔——”庄公大叫一声,便已经被刺穿喉咙,犹如蛆一般缩在地上,双眼却还是瞪着的。
     “父亲!”少年从院外奔来,见此,扑地大叫。
     “我儿!”武子弃剑,扶儿子。
      “父亲,安能如此?君侯纵有千般不是,但其命在天,您怎么可手刃之?弑君,父亲啊!您太冲动,太糊涂啊!”少年于武子怀中哭泣道。
     “我儿啊!父亲没有错,是其不君在先的。为臣者,忠诚当一,但是那是对为国之君,爱民之主。此之禽兽不如的东西,也可称君?故,父亲杀的是猪狗,非君主也。替天行道有何过错?为民除害又何来之罪?”
      “父亲啊——”
     “大人!”一仆丁飞来,报告:“相国大人到!”
     “与我共迎之!”武子道。
    “大人,斩草除根!不如连他也杀了,您摄神器,践大位,如何?”仆丁劝告。
      “那我岂不成了窃国大盗?我乃九世忠良之后,焉可为之污祖裂名之事?且,相国大人乃齐之栋梁,德高望重之两朝重臣,安可害之?”
     “那,您今天弑......”
     “住口!”武子怒而吼道,“我杀的是畜生,不是国君!不是,不是!”
      “不是,不是,对!不是——”仆丁唯唯。
       见晏婴入,武子礼告:“老大人!”
       “崔大人,主公何处?”晏婴回礼,问。
        “其行不君之为,已经被我行不臣之为给结果之。”武子壮声道。
       相国闻之,口张又合,无言。左右问:“从君死乎?”

       相国曰:“君,一国之主,非我一人所独有。我为何要从死?”
      “逃乎?”
       “君行正道,臣随之,国可兴之;君爱无道,臣道何行?君为国而崩,臣应从之,君为己而死,非其私昵,谁敢任之?且,有人弑之,我如何从之?又哪里逃避?”
      大家听此,垂首无语。

      “主公何处?且引我一见。”相国问。
     “请——”武子开路指引。
      “主公啊——”相国伏在庄公尸体上大哭起来。武子见此,叹息不已;大家皆掩涕。
        哭声停止,武子扶起相国,宽慰道:“大人保重,大齐不可一日无相国。”
        晏子直起身子,一边拭泪抛下,一边连连顿脚而出。
      “送相国大人——”
       “将后院封上——”武子回首,指着庄公背后的院子,怒吼道。
         “那姜夫人呢?”仆丁问。
       “哼——”
        “父亲!”少年忙又跪下,泣求,“您已经夺了主公的魂灵,又何必再伤姜姨之躯?主公乃一国之君,她是臣妾,君有好,她敢违抗?君之过,何罪及她?且,父亲娶她,可见您爱她,杀所怜惜之人,您心何忍?父亲为不忍之事,儿知之而不谏之,安可谓孝?父亲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动武乃无奈之举,焉可久试?”
       “我儿!”武子听此,揽儿而抱之,喊了一声,泪自涌下,坠下......
        不久,晏子和崔武子拥立一新君,是为齐景公,共同辅佐,以期望早日绘成盛世之宏图。
                                                                                                        齐云轲
                                                                                                   2007年11月12日作
                                                                                                   2008年11月4日改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