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稚爱  

2009-02-22 10:43:37|  分类: 故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门终于被撞开,移进双目呆滞的少华,喘着粗气,苦笑着:“跑了,跑了,可跑了——”
   四叔把手机从耳边放下,恼了,问:“我还以为你死了呢?这都几点了,日头还在你头上?电话都给你打砸了,咋就是不接?买个衣裳又不是去把人家的商场给搬回来,咋肉到这时候?”
   “好了,好了!”四婶子从灶屋里奔出来,劝道;望望儿子,问:“影丽呢?”
   “俺女人跑了!”少华大叫一声,哭了起来。
    “啥?”叔叔和婶子都大惊,“你胡扯啥?一个大活人能跑到哪去?是不是你又与人家吵架,把她气走了,啊?”
     “不是哩!”少华大喊,“她是计划好的,她是个大骗子!结婚半月来,我没有碰她一指头,她......”
    原来,影丽在外打工时又交了个山东的男朋友,回到家要同少华散媒,双方父母都坚决反对。无奈之下,她便同少华举行了婚礼,但各睡一个被窝,少华以为她还在生气,过一段时间后一切都会好的,便也不勉强她。谁知她暗自集了钱,伺机逃跑。今天,她说要同少华到县城去登记,另外再买几件衣服。为了讨她欢心,他同她高高兴兴地去了,谁知她却趁隙跑了。
   得知真相的四叔大怒,叫道:“她猴精,你的脑袋里装的是胡辣汤吗?自己的女人都管不了,看不住,你还是个男人吗?”拉来儿子跺了一脚,朝门外奔去。
   婶子与少华在院里大哭了起来。
   四叔敲响七叔的门,因为这桩亲事是七叔做的媒。七叔听说后,震怒非常,忙同四叔骑摩托驰到了影丽家。影丽的父亲、即七叔的大舅子,见他们来了,忙上前问:“大黑的天,二位咋这时候来了?”
  “咋了?还不是为了你养的好闺女!”七叔咬牙道。
   “小两口吵上了?”
   “他们现在要还能吵上架可就好了,俺也不必这时候来打扰了!”四叔一跃而下,怒气未消地说。
   “那是......”
    未待四叔他们把话说完,影丽爸已一屁股落在地上,拍击着地砖闭上眼,恨道:“影丽,你这个死妮子咋能这样?咋能这样啊?你妈去的早,我把你拉扯大,又拾破烂供应你上完初中,辛辛苦苦养活你二十年,爸容易吗?你说要跟那个山东人好,可爸就你这么一个孩子,能忍心叫你嫁恁远吗?况且,家里你已经与少华定好了。怕夜长梦多,我让你们连三赶四把事办了,本以为以后啥都会好的,可你咋偏又弄了个这!?”
    “好了,她爹!”四叔叫道,“你闺女虽说已经进了俺何家门,但俺孩子可一指头没有碰她。她说她不愿意,俺孩子没勉强她,一心等她回心转意,可怜俺孩子苦苦熬了这么久,竟盼到了个这!既然她不愿意跟俺孩子过日子,俺也不勉强了。俺给你们的三万彩礼钱,你们不用还了,你们借给俺的四万盖楼钱俺也不还了,余下的一万权当是给俺儿子的精神损失费了。不信你去瞧瞧,把俺儿折磨成啥样子了!女人跑了,名声烂了,他要真有个啥三长两短,你就是赔俺一座金山也不中!”
   “好!好!是俺对不住你们,你咋说都中!......”
    “老七,咱走!”四叔叫了一声,发动了摩托。
     “哥,这话还都没有说,急啥?”
     “话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还废话啥?赶紧回去看俺儿子咋样了!”
     少华此后明显地消瘦了。白天,他将影丽遗下的衣服不分时间地洗,有时候一条裤子洗一上午还洗不完;晚上,他把她用过的枕巾放在脸上,将她睡过的盖被叠好,放在头边,一边轻轻抚摩,一边流泪......
    四叔和婶子见此,更是着急。为了让儿子把心收回来,他们又求人张罗着为他介绍对象。每次相亲,少华总是对人家姑娘说:“你的头发没有她的长,眉毛没有她的细,眼睛没有她的大,脸没有她的圆......一切都不如俺的影丽,她是我的老婆,我的——”
  每次相亲的结果都一样:失败。大家见他这样都很担心,可他又一点不听人劝,更令人焦心。
  就这样大约过了两个月,影丽竟然回来了!那天,七叔领着她和她的爷爷、爸爸、叔叔等来到了四叔家。四叔见此,“呸”一口把烟吐了,跃起来指着她大吼:“你还回来干啥?看俺儿子有没有被你气死?你放心,俺儿子没有你照样能活得好好的!世界上就是没有女人了,俺也不要你这没脸没皮的东西做媳妇!走,哪远滚哪!找你那啥山东山西的男人去啊!”
   “爸,我错了!”影丽跪在四叔脚下,哭求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少华,对不起您和俺妈,对不起大家。我太幼稚了,本以为他真心对我好,可他竟把我卖了!他是个骗子,大骗子!为了他,我骗了少华,骗了大家,他又骗了我,我活该,活该啊!”
  " 对!”四叔“苦笑道,“你就得碰上这么个人,你就是活该!都浪出了河南了,你还浪啊!”
   “四哥!”七叔大叫一声,奔过来,“她再有错,可还是个孩子,你训她打她都可以,可你这话是长辈该说的吗?”
   “他叔啊!”影丽爷爷喊四叔,“孩子小,不懂事,做出这种丑事,不能说我们这当大人的就没有错了。俺也有错,管教不严,她才做出这败坏门风而又令你们难堪的事来。今天当着大家的面,俺向您认错赔礼了。希望你们能不计孩子犯的过错,给她一次改过的机会,留下她继续做你们何家的媳妇吧!俺毕家老幼都在这,求你们了!驹儿——”
   影丽爸上前,应声:“爹!”
   “代我向亲家跪下,认个错,求他们原谅咱小影儿。”
    “这——”
    “跪下!”影丽爷爷坚定地命令道。
     “是!”影丽爸应着弓下腰。
     “别——”七叔忙上前拦住,又向四叔劝道:“哥,都这样了,你还不点个头吗?”
    “这事必须同俺儿商议,跪我有屁用?要是他不同意......”
    “我同意,一百个、一万个同意!”正在这时候,少华却从外边跑回来,喊着扶起影丽,又对四叔说:“爸,我就要与她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你不在你姑家玩,回来干啥?”四叔见此,恼了。
     “俺七婶子打电话说:‘影丽回来了。’她回来了,我还在那干啥?”
    “她可是......你还要她不成?”
     “我就是喜欢她,要一辈子跟她好!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不在乎!”
     “我在乎!”四叔大叫,“咱的名声还要不要了,脸面还要不要了?你个没出息的东西!”
     “爸,你若不准她回来,那我也走,跟他打工去,再也不回来了!”
    “别——孩子!”四婶子急了,叫道,又对四叔说:“媳妇差点没了,还想再丢个儿子吗?啥名声不名声,又不能当饭吃,何必死要面子活受罪呢!”
   “你们非把我气死不中!我......”四叔跺了一脚,蹲下去了。
    “你真的不嫌弃我,不在乎我的过去,与我一辈子不分离吗?为什么?”影丽哽咽着,问。
    他为她擦了泪,说:“是的。为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爱你,在乎你,舍不得你,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相信只要咱在一起,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
                                                                                                  齐云轲
                                                                                                2009年2月22日





网易邮箱,中国第一大电子邮件服务商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