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云锦  

2009-03-27 17:55:19|  分类: 故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腊月初六,宝贵终于结婚了。女人是妹子秀丽打工时认识并带回来的一个三门峡的姑娘。据说她的家在那很少见到日光的山窝里,吃水要到四十里外的河里去取,生活异常困苦,加之交通闭塞,经济落后,年轻人一旦出去,没有人想再回去。在广州打工时,她与秀丽是同厂的朋友,她说自己想找一个老实本分的男人为伴,秀丽就在她面前说了许多哥哥的好话,她动心了,决定与秀丽一起回来看看。见到宝贵后,她也没有挑剔,就同意了。她说自己家里已经没啥亲人了,宝贵的父母听了很是高兴,忙张罗着把婚事办了。
    宝贵三十岁的大老爷们娶了个二十出头的小媳妇,别提有多高兴了!在人前,也感觉比人高出一头,走起路来脚下像是踩了云彩。两口子恩爱,亲人朋友很高兴,外人也羡慕。若非红叶的突然回来,他们的幸福生活一定会继续的。
      那是小年二十三的下午,有四年没有回家的红叶竟珠光宝气地回来了。她到家不久,便到宝贵家串门。当得知宝贵终于结婚了后,便问:“宝贵哥,嫂子呢?咋还不快让我见见?”
     “在屋里。”宝贵憨笑道,又向屋里喊:“云锦,出来见见咱红叶妹子,她也是从广州回来的。”
       “好!”云锦出来,应道。

       “啊!咋是你?”红叶大惊道。
       “红姐,你咋...在这呀?”云锦也大惊。
       “你们认识,那太好了!”宝贵笑道。
       “你...你...”红叶指着云锦,又指了指宝贵,问,“你们咋成了亲?这...”
        “咋?有啥不妥吗?”宝贵娘一惊,问。
        “她可是个鸡啊!”红叶指着云锦对众人说。
         “啥?”宝贵大惊,继而怒道:“你胡扯啥?她是俺女人,也是你嫂子!”
          “啥鸡啊?鸡是干啥活的?”宝贵娘问。

           “娘,鸡就是妓女!”宝贵怒道。
          “啥?”宝贵娘听此,呆坐在地上,说,“完了!鲁班门前弄大斧——丢人丢到家了!我就说么,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她嫁给咱,彩礼不要,‘三金’不要,啥都不要,哪有恁好的事呀?”
      “够了!”宝贵爹大吼着用拐杖捣着地,“宝贵,快让她爬蛋,别在这丢咱的人了!”
       “爸——”云锦“扑通”一声跪在宝贵爹面前,乞求道:“爹,求您别撵我走,让我留下,做牛做马都可以,中不?”
      “赶紧滚!”宝贵爹大叫道,“少在这恶心我!”
        “去,去,去!”宝贵娘连连摆手。
      “走啊——”宝贵红了脸,像只发狂的豹子咆哮着,“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你说自己被人欺负过的原因了。你一直都在骗我,耍我,亏我这么疼你,这么同情你,你...走吧!”言毕,转过身子,手指着门外。
      “我这样做是有苦处的;我对你的心是真的,是热的,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吗?你说咱会好好过日子,永远不分开的,难道已经忘了吗?我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
      “滚——”宝贵爹大叫着将她轰出门外,摔闭了门。
      “宝贵——”她大声喊着,“我也是没办法才那样的:在广州,人生地不熟,我被骗到那,没法才走那条路的...这些你都可以问红姐,她是都知道的啊!”跪在地上痛哭了起来,“谢谢你,这段时间是我这辈子过得最快乐的日子。我瞒你是怕你生气,是为咱的好日子能继续。尽管这样,我毕竟还是骗了你,气了你,对不起啦——”
      “你——”宝贵欲开门出去。
       “贵!”他爹制止道,“你要敢开门,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
       “可是,爹!云锦她也是没法才.......”
        “住口!”宝贵爹叫道,“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给我回你屋里去!”
         宝贵移步进了屋,他爹却在门外上了锁。
       “犯过错误的人,难道永远都错了吗?曾经失足过的人,永远都洗不尽耻辱,不能重新生活了吗?我身子脏,可那个骗子,那些臭男人就干净了吗?天,这到底是怎么了?命,你就不能放过我,让我好好活一回吗?”她问着,一步一步远了这个幸福的家,脚印渐被从彤云密布的空中飘落的雪花所吞没.....
       第二天,人们在村东的乌鸡崖下发现了云锦的尸体,面朝苍天,眼圆睁着,除了脸,已全被雪遮住了。宝贵听说后,用头撞烂窗棂,奔到那,抱住她痛哭了起来。此时,他终于明白了她常与自己讲杜十娘的故事的深意了。

    秀丽闻讯从婆家回来,得知详情后,指着死去的云锦骂了起来:“亏我把你当姐姐,原来你竟是个野鸡!”
    宝贵听了,一跃而起,搧了妹子几巴掌,大叫:“她是俺媳妇,不是野鸡,不是——”
    “哥,为一个野鸡伤心,不值得!赶明儿我给你介绍个好女人做老婆。”红叶笑着劝道。
     “滚,你才是野鸡!”宝贵大吼道。
      红叶愤愤地走了。
      宝贵娘怨道:“贵,人家一番好意对你,你这是干啥?你疯了吧?”
     “疯?我是疯了。”宝贵又哭了起来,“都是你们逼死了她,俺的女人啊!妓女咋了?妓女就不是人了?就没有自己的思想感情,没有自己的脸面了?就不能从新做人了?人家杜十娘不也是妓女吗?她就不好了?不仍然受到后人的尊敬么!云锦啊!我错了,错了,对不住你啊!没有你,我还活个啥?活着还有啥奔头......”
                                                                                                                              齐云轲
                                                                                                                     2009年3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