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烛之武退秦师  

2009-04-21 18:09:21|  分类: 文史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穆公上马,对出来相送的晋国君臣拱礼道:“请留步!郑室衰弱,别无外援;且附楚作乱,对晋侯无礼,死不足惜矣!今秦、晋正义之师,定能一举荡平郑都,马到功成!”
      “托秦伯吉言,蒙秦师相助,攻克郑国,易如反掌!”晋文公忙回礼,笑道。
       “明夜三更,一起出兵,氾南灯挂,已下大郑!”秦穆公策马回首,道。

        “寡人明白。”晋文公应声。

         郑都王宫。

         郑文公狠力拍击着殿上的王位,号叫道:“诸君平日里不都是标榜着忠君卫国、经天纬地,自视极高吗?而今大军压境,兵临城下,是战是降,快抒高见啊?”
       众臣相互一视,无人敢言。
       “都哑巴了吗?说啊——”郑文公哭泣道。
        “臣等无能,不能为主公解忧,罪该万死!”众人跪下,掩泣道。
         “哈——”正在这时,一人大笑起来。
         众人抬眼看,竟是大夫佚之狐,问:“秦晋虎狼之师围我国都,众人皆哀之,公何独大笑?”

      “汝曹若能哭死晋军,哭退秦师,我愿同哭!”佚之狐正色道,“大丈夫面临磨难,死则死耳;况且今日尚未至绝路,安可流妇人之泪!”
      “听君此言,必有退军之策了?”郑文公惊喜道。
       佚之狐出列奏道:“主公,臣荐一人,不费一兵一卒,只往见秦伯一次,围可解也。”

     “何许人也?”
     “城南烛之武先生。”

      “他?”郑文公一惊,“他当年违令入陈经商,罪人岂可用之?”
     “国危在旦夕,千钧一发,可救国者是为大忠大义,前嫌应弃。成大事不拘小节,一出外经商又非大过。国家事大,望主公三思!”佚之狐跪下泣求。
     “请主公三思!”众人也跪下高呼。

      “好!”郑伯道,“若能退敌,立下大功,是为大忠,寡人心可纳百川,有何不能谅之?如此,传请烛之武!”
       “主公圣明!”
         城南一茅屋中,烛之武睡在茅草堆里,打着哈欠。
         一人冲入,大叫:“父亲!兵临城下,你还有心思睡在这?”
        烛之武懒懒地爬起来,拍拍身上的草,不紧不慢地拈着山羊胡须说:“有何值得你大喊大叫的?不就是兵临城下,有何惧哉?”言罢,烛之武一脚把门板踹倒,出了门。

       “父亲!”烛之武之子叫了一声,“大丈夫为国为民,死则死耳!安能苟生,为人奴隶?儿一直以父亲为顶天立地之伟丈夫,今国危在旦夕,父亲却如此,令儿心寒万分。儿要与敌一搏,虽死亦不负列祖列宗,泉下相遇,儿再续孝,儿走了!”言罢,抓起一把锄头,欲出门而走。

      “泰儿留步!”之武上前拦住,道:“非我不忠不义,而是君侯对我不仁,弃我不理,使我蒙屈二十余年。一次入陈经商,是为我儿能衣食无忧,可君侯揪此小咎,令我跪下受辱,可知男儿膝下有黄金!泰山有八婿,冷落者仅我一人。外人辱我,可忍;内人羞我,可悲!生不如死二十年,谁人明白我的屈,我的苦?这都是君侯对我不仁,天公对我不公。我虽利器在怀,却怀才不遇,至今两鬓如霜,发须苍苍,对这个世界,父亲已经绝望,绝望!”
    “父亲!”烛泰与父亲相拥着哭了起来。
     “烛之武接旨——”一司仪、四侍卫破门而入,吼道。

      “何事?”烛之武顿足问。

      “父亲跪下!”泰拉父亲衣服。
       “大胆!主公旨令到,尔敢不跪?来人,拿下!”司仪大叫道。
       “诺!”两个侍卫上去按住之武。
       泰大叫:“休抓我父亲!”
        “死一边去!”司仪叫了一声,一脚把泰踹倒。

         “放开我!”之武挣脱道,“我还有足!”

           “快走!”司仪吼道。

         “尔等狗仗人势,若有一日被人赶走,成了丧家之犬,今日待我好,来日乞讨至我门前,送尔一粥!”之武朗笑道。

        “王八贼且!再叫,老子宰了你!”司仪抽出侍卫之刀,怒吼。
         “哈——”之武仰天大笑。

        “为何又发傻笑?”司仪逼问。
         “今日敌旗绕城犹如黑云下压,国危如积卵,尔等官人尚如此猖狂,亡国,不亦宜乎?”之武边走边说。

        “你——”司仪大怒,却又不知言何。
        进宫,见郑伯高坐王位,之武慢腾腾地走过去,往地上一跪,叩首高呼:“草民烛之武拜见主公!”

      “快快平身!”郑伯笑道。
      “谢主公!”之武起身。

       “今兵临城下,国家危难,正是丈夫报国之时,我大郑臣民百万皆思报国御敌,是为可嘉。但,身为一国之君,寡人岂忍血雨腥风,生灵涂炭。闻说子有经纬天下之才,然埋没于市井,憾也!今请子出山,望以社稷百姓为重,止干戈,救民元。子定当仁不让了!”
     “草民不才,恐难担此重任。”
     “公休要过谦!”佚之狐劝说。
     之武一看,原来是当年与自己一起经过商的盐贩子,今日却居高位,不敢多想,可心中已经不是滋味。

    “是啊,请君莫要推辞!”郑伯道。

      之武一听,拱礼道:“草民壮时,犹不如人;今发须垂苍,更加无能。为国为民之事,草民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矣。”

      郑伯恳请道:“子有才,不谷不能早用,致使子埋没市井而不举,确为寡人之过也。大丈夫死则死耳!倘若敌不伤民之毫厘,不谷愿以一身代过,死而无憾。可敌凶蛮,国破,百姓岂无伤乎?”
     “主公胸怀大志,以民为重,作为臣子岂能无动于衷?烛公啊!老友求你了,出城退敌吧!”佚之狐大喊一声,跪在了之武目前。

     “请先生退师!”众人也跪下高呼。

     “先生让不谷也跪下吗?”郑伯下殿一边问一边向之武走来。
      看郑伯近前,之武的泪水从眼眶中逃出,只听“扑通”一声,他跪在郑伯脚下哀号道:“草民不忠不义,罪该万死啊!去,去!拼上我这条老命,也去一见。不成功则成仁,国破我也绝不苟生!”
     “先生起!”郑伯挽起之武,相互一看,见对方脸上皆满泪水,大笑:“哈——”

    “哈——”众人也一边擦泪一边笑了起来。
       都城北门,夜。
      “哥哥,请在这下去吧!探子回报,秦伯刚回营中。”佚之狐道。

       “好!”之武应道,“我此去凶多吉少,望贤弟看在当年的友情份上,照料好我的家人。”

      “哥哥为国民而入虎穴,弟弟一定倾力照顾兄之家眷,放心便是。”佚之狐紧握着之武的手,说。
     “父亲——”
      “泰儿!”之武抱紧自己的儿子哭了起来。

       众人见此,忙上前劝慰:“先生快别这样,城下有耳。”

      “好。诸位保重哦,我去也!”
        之武缒下城,直奔秦军大营而去。

       逢孙正在巡视,一见之武旁若无人地大摇大摆而来,如入无人之境,惊而怒吼:“尔是何人,胆敢私闯军营重地,不想活了?”
     “在下乃郑人,今贵军围城,早晚均一死,死又何惧?”之武边走边答。
      “奶奶哩!老子问话你敢这般不敬,来人!”逢孙怒道。

       “有!”
      “拿下!”逢孙一挥手,命令道。
      “我要见秦伯,见秦伯!”之武大叫。
      正商议攻城事略的秦穆公一听,大怒:“何人大叫,押进来!”

     “诺。”扬孙出去一看,止住逢孙:“主公有令,将大叫者押进来!”
      逢孙一听,挥手道:“进去!”

      “放开我!”之武挣脱道,整了整衣衫,从容地走了进去。
      “尔,何许人也?”秦伯问。
      “郑人烛之武是也。”
        “哼,亡国之奴来此何为?”杞子笑问。
        “郑一日不亡,我就非亡国奴。秦晋有雄武之师,郑有忠烈之民,胜负未见分晓,鹿死谁手未知,我何为亡国之奴?”之武指着杞子,笑问。
       “呸!”逢孙怒起,吼道:“休言两国精兵齐来,俺引一军足以荡平郑国,草芥之民何足惧哉?”
       “将军声如洪钟,出言不凡,可敬,可敬!有尔,军中必不用更夫了!”之武笑道。
        “何处此言?”
        “将军五更吐一言,四周鸡犬相闻以应,千里犬吠鸡鸣,广播天下,又何必用更夫费事?”

     “哈——”众人大笑。
     “奶奶哩!”逢孙拔刀而起。

     “休得无礼!”秦伯喝道,又问之武:“先生来此,不止是来乐我们吧?”
      “君侯圣明!”之武拱礼道,“在下来此,确有要事。只与君侯言,他人不可道。”

      “如此,众人退下!”秦伯道。
       “呸!”逢孙指着之武气乎乎地叫道,“你行!”

         见众人去,秦伯端坐,说:“先生可以讲了吧?”
        之武上前行礼道:“秦晋围郑,郑固知亡矣。若亡郑而益君侯,君侯此来亦不枉顾也;但隔着晋国以拓疆,易事乎?郑亡,利益者,晋国也。晋之肥,秦之弱也。当初,晋惠公依赖君侯而即位,许君侯焦、瑕二城,早上渡河而黄昏急设工事,其忘恩负义之旧,君侯已忘乎?晋,乃虎狼之国,欲壑难填,何厌之有?既东并郑,必西扩张,西不吞秦,何方取土?窃以为:君侯为晋所惑害也。损人利己,三岁小儿尚不为之,况且英明之君侯耶?”
     “好!”秦伯大悦,“先生一言,令孤茅塞顿开!”
     “若君侯开恩,舍郑以为东道主,行李之往来,供应之乏困,在晋东为盟友,使晋不可高枕,秦百利而无一害,请君侯三思。”之武劝道。

      “善哉!”秦伯举手挥下,坚定地说,“重耳误我也!孤退军!”
       “君侯英明!”之武跪下高呼。

        “先生起!”秦伯挽起之武,感慨道:“郑有先生,天所授援,不可犯也,不可亡也。”

      “君侯恩泽,四方尽晓。”之武道。

       “随孤出帐!”秦伯与之武来到帐外大坛台上,秦伯连擂三鼓。秦军数万人顷刻举火集合,夜如明昼。

       众人见秦伯与之武在上,都大惊,却又无人敢言。
      秦伯抽出宝剑举起,大声下令道:“大秦三军听令,在寡人有生之年,不许大秦一兵一卒侵犯郑国半步,违者必斩!”
     “遵令!”三军跪下高呼。
      “杞子、逢孙、扬孙三将听令!”

      “末将在!”三人出列听令。

      “令尔等驻守于此,留万人,护卫郑国。”

    “这......”三人大惊,但又不敢多言,便道:“遵令!”
     “西乞术、白乙丙!”
     “末将在!”
      “随孤回国,即刻启程!”
      “遵令!”
      “孟明视!”
       “末将在!”

      “护送烛先生回国!”

       “遵令!”

       “司空万怡!”

       “微臣在!”

        “代孤起草与郑通好之文书。”

        “遵令!”

         ......

       “重耳速起!”子犯冲入营帐,叫醒晋侯。

       “舅父何事?”重耳跃起,惊问。

       “大事不妙啊!探马回报,秦军跑了!”

       “啊?”重耳大惊,击床叫道:“好啊,好哇!”

        “快带军截击,或能使其止步。”子犯劝道。

       重耳直摇头,说:“万万不可。秦伯乃孤之恩人,无他,便无孤之今日。负恩而击之,不仁;与友反目,不智;阴击盟军,不武。我们还是回去吧!”

     子犯长叹一声:“大事全完了!”

     晋军也连夜拔营而走。

      之武不辱使命后,辞却高官厚禄之赏,只求斩杀那个前去“请”他的司仪。

                                                               后记

        烛之武退秦师后,秦以杞子等人驻守郑国。两年后(公元前628年),晋文公去世,秦穆公欲灭郑攻晋,夺取霸主之位,不听蹇叔忠言相劝,被晋军在崤山打得大败。至死,秦穆公也未能成为中原霸主。

     公元前375年,韩国灭郑,将都城迁到郑(今河南新郑)。

                                                                                                         齐云轲

                                                                                               2005年12月22日作

                                                                                                  2009年4月12日改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