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秋晨行校  

2009-06-14 10:36:41|  分类: 故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还灰蒙蒙一片,我就起来了,推着洋车子上了柏油路,开始呼喊我的伙伴们,寂静的村子一下子鸡鸣狗吠,沸腾了起来。大家陆陆续续到齐了,便开始南行。

        “天呵,真凉!”这是我们出村后共同的心声。柏油路西南的李楼,东边的常庄,均不得见。两旁的秋庄稼却格外喜人:高粱穗秆下垂而不折,玉米含露闭目果不湿。这种气质之圣洁,谁能并论?高粱穗上还立着几只灰麻雀,闻其音,难见其身。它们的歌声悠扬极了,听此,真是心旷神怡,当我们近它们时,它们却悄然离去。

       路边的草,灰绿灰绿的,偶有阵风来,露珠便在草背上翻跟头,舞蹈着,十分可爱。每当跳得起劲的时候,稍大点的风刮来,它们便一头扎进土里了。两排的杨树失去了往日的安详,露出狰狞的面孔,“呼——”大笑着把高粱刮断,将玉米皮撕破。树狐假虎威,横行一时,待到云开雾散,风和日丽,骄阳重现之时,它失去狂风这个靠山,还能嚣张?

      正沉浸其中不能自拔之时,忽然眼前一亮:“何处来?”原来已经到初级中学大门口了,灯光格外刺目。但方才头脑中的秋景仍未丝毫减退。不觉间一帧秋景图挂于目前,久难逝去,顿生诗兴,将那早已铭记心中的诗句诵出口外:

      “谁言秋景空自许?报得诱人露晶雨。

        秋实累累即获丰,成果不惟华发须。

        到此已忘及何处,目前仍为草叶绿。

       明光难夺惜秋心,但愿灰雀永此居。”

                                                                                       2002年10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