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子路问津台考  

2010-11-18 20:07:37|  分类: 文史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路问津台考

齐云轲

   在沧桑厚重的历史文化名城——河南新蔡县城南五公里处关津乡汝河渡口旁矗立着一座残损失彩的古碑,若非上边刻着的五个大字:“子路问津处”,恐怕谁也不会相信这不起眼的破碑竟有这么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是的,这里就是两千五百年前孔子的高足仲由(字子路)向当地俩老农(长沮和桀溺)打听渡口的地方。不过,斗转星移,时过境迁,那早已随历史长河东去的往事渐被时光尘封,结成了一个个谜团。今天,笔者试图拨开子路问津时间的缭绕烟雾,去解开这些谜团,来还原历史真相。

一,子路问津时间考

  按说,孔子是当时名人,他何时到何地不应存在什么时间争议。可是,子路问津的时间如今确实有不同说法,主要有以下几种:

     一,“周敬王三十年”说。这一年是公元前490年,孔子六十二岁。认为子路问津在这一年是从古至今最普遍的一种说法。笔者对照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来梳理求证一下,“是岁鲁哀公三年,而孔子年六十矣”。鲁哀公三年即周敬王二十八年,前492年,孔子花甲之年。接着,“明年,孔子自陈迁于蔡”,“明年,孔子自蔡如叶...去叶,反于蔡”。连用两个“明年”,可见孔子一行从楚国(叶是叶公封地,属于楚国)返回蔡国应在鲁哀公五年即周敬王三十年,前490年,孔子六十二岁。后人多从此说。2000年出版的《驻马店通史》也坚持此说:“周敬王三十年,孔子一行来到关津。”1994年修成的《新蔡县志》亦从此说。

     二,“周敬王二十九年”说。广东某大学教授王世凯先生于1988年出版的《孔子全传》中持此说,并说是根据清朝吴乘权(楚材)《纲鉴易知录》。笔者翻开《纲鉴易知录》,摘抄相关内容:“(敬王)二十有九年,夏,孔子在陈,思归鲁,寻如蔡。”孔子实际上两次入蔡,第一次在周敬王二十九年,“孔子自陈迁于蔡”(《史记.孔子世家》),第二次在敬王三十年“去叶,反于蔡”(《史记.孔子世家》)。子路问津当在第二次,即从楚国返回蔡国,走到关津汝河挡道,孔子才让子路去打听渡口。另外,从地理位置上看,陈在蔡国东北,楚国在蔡国南,关津在新蔡南,如果孔子从陈入蔡,当由蔡国东北部入境,何必绕到楚国再借道入境呢?而由楚国入蔡,从关津入境,既方便又快捷,因为由关津到新蔡仅十里路。这里吴氏所言,明显指的是孔子第一次到蔡国,即从陈国到蔡国,不是第二次由楚国回到蔡国。所以,笔者认为此说不足信也。

      三,“蔡成侯二年”说。此年即周敬王三十一年,前489年。1990年出版的《驻马店今古》:“蔡成侯二年(前489年),孔子从楚国的领地叶返回蔡国”云云,文下注释又说:“此取《史记.孔子世家》之说”。但据《史记.孔子世家》,孔子一行从叶回到蔡国,当在周敬王三十年,蔡成侯元年才对,此在上边已经论述过了。此说仅见于此,孤证难信。

二,       问津台修筑时间考

那么,问津台修筑于何时?它又有过怎样的过去呢?它历尽千年的风风雨雨,为何会被保存至今?今天,笔者试图解开这些谜团,与大家一起走近这座著名的古台。

    一,问津台修筑于何时?据《驻马店通史》、《孔子全传》等,当在周敬王三十四年(前486)。周敬王三十一年(前489)楚昭王听说孔子在蔡国,忙派人去迎孔子入楚,引起陈、蔡两国大夫担心,怕孔子入楚后将不利于两国,所以当孔子一行到陈蔡边界的效野(今上蔡县蔡沟)时,为当地人所困,滞留达三年之久。敬王三十三年(前487)子贡逃出包围到楚国,楚昭王“兴师迎孔子,然后得免。”(《史记 孔子世家》)。次年(前486)在这里修筑了问津台。

    二,问津台有过怎样的过去?据《驻马店今古》、《新蔡县志》等,问津台修筑后二百多年,前224年秦国置新蔡县,问津台随后被毁。明朝万历四十四年(1616)重修,仍名“问津台”,高近3米,“方形,边长10米,四周以砖石镶砌。台上建有祠庙、殿坊、亭阁,金碧辉煌;拱桥幽径,颇具匠心;金鱼泮池,小巧玲珑。庭院内外,遍植奇花异草、翠竹苍松”(《驻马店今古》),可见此次重修规模之宏大。但仅仅二十年后,李自成农民军于明政府军大战新蔡时,问津台遭劫。民国初年,台上尚残存几处景致,建国后“破四旧”,加上批孔之风盛行,问津台上的景致一下子荡然无存了。今天,问津台已经失去了当年的本色。

      三,问津台为何会保存至今?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是多方面的,但归结起来,只有一个,那就是孔子和儒家思想巨大的影响力。鲁迅先生说:法国没有人不知道拿破仑,美国没有人不知道华盛顿。我想孔子在中国的知名度绝不亚于那两位伟人在自己国家内的影响力。他的人格魅力,他的道德准则,他的人生宏志,特别是他建立起来的一整套思想体系为历代封建统治者所改化,成为统治中国几千年的正统思想。因此,历代统治者都尊崇孔子,有关他的古迹自然也在保护范围之内。另外,作为名人到过的地方,可当做旅游资源开发,问津台自然也会被当地人刻意保护起来。

三,孔子周游列国圣迹考

从《孔子历史地图集》书内“孔子周游列国图”标注的线路图来看,孔夫子当时周游的,有卫、曹、宋、郑、陈、蔡、楚诸国。说起来不算少,但大多是蕞尔小国。孔子历时十数年,足迹不过今天山东省和河南省境内。虽然和现在意义上的旅游不是一回事,孔子在他那个时代“周游列国”仍称得上是一番壮举。从55岁到68岁,孔子带着他的若干亲近弟子,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在鲁国周边游历。楚算是大国,但孔子只到了楚国的边境。孔子还打算西去晋国,但由于时局不好,结果只是在黄河边上感慨了一番,“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济,命也夫!”最终连黄河也没过。孔子周游列国,实际上是在鲁国受到排挤后的举动。周游列国也是孔子人生中一段不得意的时期,其间让孔子郁闷的事不少。上世纪70年代“批林批孔”,那些大批判文章经常拿这些困窘段子出孔子的丑。在卫国,孔子本想通过卫灵公的宠姬南子得到卫灵公的信任,结果卫灵公邀孔子出游,自己与南子同车,让孔子跟在后面的车上,气得孔子说:“我没见过如此好色不好德的人。”在郑国,孔子和弟子们走散了,独自等在城门口,郑人向子贡形容孔子说,“累累然若丧家之狗。 ”孔子在当时也算名人,但在匡地,他被人误作坏人给围了起来;在宋国,宋人把他曾在下面休息的大树砍倒以示驱赶;在陈国,甚至好几天断了粮。看来,春秋时代的旅行环境,实在太差。从地图上看,孔子周游所及的地方,范围不出今天的山东省和河南省境内。向北未过黄河,最南边所到的楚境,在今天河南的信阳。周游列国前,大约三十来岁时,孔子曾经有过两次出游。一次是向西,到了东周的王都洛邑(即今天的河南洛阳),见识了大批周朝的礼器文物。据说就在此行中,孔子与老子有过一次历史性的会面。不过后世学者对会面之事多持怀疑态度,历代聚讼纷纭,至今不休。一次是向东,到了齐国的都城临淄,听音乐听得入迷,吃肉都不觉得是美味了。这是孔子一生出行的东至和西至。

四,关于子路

仲由(前542~前480)字子路,又字季路,鲁国卞(今山东泗水县泉林镇卞桥村)人,孔子得意门生,以政事见称。为人伉直鲁莽,好勇力,事亲至孝。除学诗、礼外,还为孔子赶车,做侍卫,跟随孔子周游列国,深得器重。孔子称赞说:“子路好勇,闻过则喜。”初仕鲁,后事卫。孔子任鲁国司寇时,他任季孙氏的宰,后任大夫孔俚的宰。卫庄元年(前480年),孔俚的母亲伯姬与人谋立蒯聩(伯姬之弟)为君,胁迫孔俚弑卫出公,出公闻讯而逃。子路在外闻讯后,即进城去见蒯聩。蒯聩命石乞挥戈击落子路冠缨,子路目毗尽裂,严厉喝斥道:“君子死,而冠不免。”毅然系好帽缨,从容就义。

子路性格爽直,为人勇武,信守承诺,忠于职守,以擅长“政事”著称。对孔子的言行,虽然常提出意见,但却是个好弟子。曾协助孔子“堕三都”,都跟随孔子周游列国。是孔门七十二贤之一。他为人耿直好勇、重友朋、讲信义,是孔门弟子中性格较为独异的一位。仲由后做卫国大夫孔悝之蒲邑宰,卫国贵族发生内讧,因参与斗争而被杀害。唐开元二十七年(739年)追封“卫侯”。宋大中符二年(1009)加封“河内公”。南宋咸淳三年(1267年)封为“卫公”。明嘉靖九年改称“先贤仲子”。

五,子路问津处诸说

为了便于理解孔子从楚国返回蔡国的一些缘由,得先了解正处春秋末期的当时陈、楚、蔡、吴诸国之间的一些恩怨纠葛。

早在公元前506年,一向与楚不和的吴国在楚国叛臣伍子胥怂恿下,任用名将孙武,联合蔡侯、唐侯伐楚,在今麻城新洲举水流域打了一场史称柏举之战的恶仗(自豫章与楚夹汉……自小别至于大别,……十一月庚午,二师陈于柏举。《左传·定公四年》)。这一战的结果是楚国大败,吴、蔡、唐联军直攻入楚都郢,逼得楚昭王狼狈而逃。当时楚国左司马沈尹戌(即叶公沈诸梁之父)也在这一次战争中身负重伤壮烈而死。很明显,时蔡楚结仇。到了10余年后的公元前494年,已恢复元气的楚昭王带领他的叔父令尹子西等,亲率大军围住当时蔡国的都城(今河南新蔡),逼降蔡昭侯(唐在柏举之战的次年即被楚所灭),并迫使蔡作为楚国的附庸在长江之北,汝水之南(即今大别山一带)“求田以自安”(春,楚子围蔡,报柏举也。……使疆于江、汝之间而还《左传·哀公元年》)。然而,明年,就在楚军班师回郢后,蔡昭侯却将都城“私迁”到今安微凤台附近的州来,史称下蔡(冬,蔡迁于州来《左传·哀公二年》)。州来本是吴地,不甘臣服于楚而又畏楚的蔡昭侯可能认为与楚结怨甚深,新蔡离楚叶地很近,还是吴国可靠。于是连大臣也不商量,决意迁都州来投靠吴国。

 再说楚与陈的关系。公元前534年,当时的楚灵王曾使公子弃疾率兵灭陈,并命弃疾为陈公。做了5年陈公的弃疾后来杀了楚灵王自立,这就是楚平王。平王初立,为了亲近诸侯,便找到原来陈国已死去的太子师之子吴,将他立为陈侯,这就是陈惠公,使陈国当时已“空籍5年”的国家得以延续。就在柏举之战,吴破楚后,吴曾经派人去邀请刚刚继位的陈怀公入郢会见。鉴于与楚的特殊关系,诸大夫认为此行不妥,“怀公乃以疾谢吴”而没有去。后来,吴又把陈怀公召到吴都去,责怪陈怀公负约并把他留下来,致使陈怀公客死吴国。直到陈闵公即位,吴还数次伐陈。从此,陈吴结怨。这样,就形成后来夹在吴、楚之间的陈、蔡两小国,陈亲楚,蔡亲吴的局面。

再说所谓“陈蔡之厄”的事。很多资料记载,这“陈蔡之厄”的事,似乎是发生在公元前489年,也就是楚昭王第二次北上“救陈”时的事。然而查《左传·哀公六年》(公元前489年)载:“秋九月,楚子在城父……将战,王有疾。庚寅,昭王攻大冥(今河南项城附近),卒于城父”。《史记·楚世家》这年也有记载:“……孔子在陈,闻是言曰:楚昭王通大道矣,其不失国也,宜哉!” 可见,这时“孔子在陈”,并没有到楚昭王那里去,更与蔡地无关。何况这时,正是“吴伐陈,楚救陈”的政务、军事紧急关头,“王有疾”还在带病指挥攻大冥的战斗,在这样的时候,发生迎孔封地这是不可能的。当时孔子“复如陈”后,楚蔡交兵,“吴人救蔡”,正是兵荒马乱的时候,他怎么会往陈楚的敌国跑?《史记·管蔡世家》中的记载:“(蔡昭侯)二十六年,孔子如蔡。楚昭王伐蔡……吴人救蔡,因迁蔡于州来”。这正是《左传》所载“楚子围蔡”第二年的事。这应该就是公元前494年春,纪录孔子应在蔡都还没有回师的楚昭王所聘也!当时,得到孔子受阻的消息,在蔡的楚昭王马上派军队去迎接孔子,这才是很有可能的。遗憾的是孔子终未用于楚,后依然回到陈国。

公元前492年,时侨居陈国的孔子已年届60,他随时关注着各国的政事发展,尤其关注鲁国的消息(夏五月,司铎火,火逾公宫,桓、僖灾……孔子在陈闻火曰:其桓、僖乎!《左传·哀公三年》)。这年秋天,鲁国主政的季桓子得了重病,临终嘱咐其继承人康子“必召仲尼”。但季桓子死后,康子却又听信大夫公子鱼的意见,仅召孔子的弟子冉求以“大用之”。这无疑对孔子是一个打击,也促使了他后来决定到楚的想法。

前491年“冉求既去,明年,孔子自陈迁于蔡《史记·孔子世家》。”而这“蔡”就是当时刚刚并入楚国版图,原属蔡地的“江、汝之间”大别山一带。因为孔子不可能到当时叛楚,且蔡侯新亡正处内乱(四年春,蔡昭公将如吴,诸大夫恐其又迁也,承公孙翩逐而射之,入于家而卒。《左传·哀公四年》),并与叶公有杀父之仇的蔡国州来。孔子到了这里,其实是到楚,只是蔡国当时还在,原来的蔡都新蔡还是习惯以蔡相称而已。而且这来很可能是受叶公沈诸梁所邀。因为这位叶公离陈比较近,了解孔子且过从甚密(叶公子高将使于齐,问于仲尼……《庄子》)。根据当时的环境,当年孔子未用于楚,这叶公非常清楚个中原因。就是这一年,叶公沈诸梁还会同三位楚大夫,到方城以及原蔡地负函(今河南信阳县南境)等地安抚和训示这里的百姓(夏,楚人即克夷虎,乃谋北方,左司马盼,申公寿余,叶公诸梁致蔡于负函,致方城之外于缯关,曰:吴将溯江入郢,将奔命焉。为一昔之期,袭梁及霍。《左传·哀公四年》)这样,当时孔子以新蔡为据点游历于原蔡地的江、汝之间,并准备到当时曾经看重孔子的南方大国楚就不难理解了。

当时“江、汝之间”,地广人稀,经过连年战争,可以说是民生凋敝,土地荒芜。孔子一行经新蔡,过息黄,到吴楚柏举之战的地方仅百余里之遥。从这里再沿大别山南麓南行,自然也就留下了很多故事和自北往南的一连串地名,如“夫子河”、“问津河”(即今孔子河)、“卧车盘”、“回车埠”之类等等。

孔子周游列国辗转数千里,问路问津的地方有多处,这并不奇怪。孔子周游列国,不知走过多少路程,问过多少次路,打听过多少渡口,以前都非常顺利,而在这里却受到一番奚落,这使孔子印象深刻,认为这是避世之人向他们指点心灵上的迷津!接着,孔子还遇楚狂接舆而歌:“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那歌声似乎对孔子触动很大,面对浩浩之水,“逝者如斯夫!”于是孔子打消了到楚都去的念头。

 一、湖北新洲说

在湖北武汉市新洲区东部的旧街镇,有一个山村名叫孔子河村。村北一座山,名孔子山;村南一条河,名问津河。在孔子山腰、问津河旁,河矗立着几栋残存的古式建筑,就是据说建立于南宋时期有名的问津书院,亦称孔子庙,为湖北最大的孔庙和书院,而且,历来问津书院都受到统治阶级和当地人们的可以保护。是湖北省文物保护单位(2002)。

据说,在西汉初年,当地人在孔子山旁掘出了一座石碑,上刻有“孔子使子路问津处”几个大字。但是,对照一下《孔子历史地图集》,可以发现,子路问津在前490年,而孔子前往楚国都城郢都应该在楚王出兵解孔子之困后才对,即使如此,孔子一行有没有到过今天的新洲还很难说,因为新洲根本不在孔子周游列国的路线图上。

二、河南罗山说

河南省罗山县子路镇子路湖畔,2500年前,据说孔子曾让弟子子路在此问路,留下了著名的“子路问津”的故事。罗山县内有子路乡、子路河、子路山、子路问津处等遗迹。今罗山县子路乡内天柱竿村和邻乡五里棚村都有子路问津的遗迹(解放前天柱竿村和五里棚村同居一个乡,因有子路山、子路河、子路问津处等古迹,故名子路乡)。1986年文物普查时发现的“子路问津处”石碑,原立于子路山北坡,距子路河仅70米,并有石碑坊遗址。子路问津,还有子路祠遗迹,至今农民赶庙会时还在那里唱大戏。据明代万历十一年(1583年)《罗山县志》载:“子路祠:嘉靖辛酉年知县陈思武申允建立,以子路问津、宿石门也。祭期用春秋二仲上丁祭。”在天柱竿遗址还发现一块石磬,经鉴定是明、清以前的祭孔庙器。又据乾隆时期《罗山县志》载:“桀溺畈,在问津处北,相传桀溺旧居于此。”有学者认为孔子一行从新蔡,经息县,来到罗山县子路乡问津处,向南通过九里关可到楚都去。但是,当时楚昭王救陈“军于城父”不在楚都。叶公诸梁等楚三大夫正驻守在负函,孔子一行自东向北拐个直角弯,经信阳县五里店、九里店到负函,会见了叶公诸梁。孔子一行走到此处不仅是问路,而且还了解了楚国的情况放弃入楚郢都的计划,而去负函会见名气很大的叶公诸梁。可是,据司马迁《史记 孔子世家》来看,孔子放弃进入楚国的时间应早于前490年,这里与孔子使子路问津的时间有出入,所以此说有待进一步的商榷。

三、河南方城说

   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独树镇与杨楼乡交界处的杨武冈、上曹屯村子一带砚水东流处,据说也是子路问津处。当地地方志认为:孔子一行要从这里由楚国返回蔡国,到此迷路,遂使子路问津。据《水经注·潕水》条:“潕水又东北,河水注之,水出雉衡东山,南经建城东……其水又东流,入于潕,潕水东北迳于东山西,西流入潕水,潕水之左即黄城山也。水出黄城山东,北经方城……郭仲产曰:‘苦莱于东之间。有小城名方城,东临溪水,寻此城致号之由,当因山以表名也。苦莱,即黄城也,及于东,通为方城矣,世谓之方城山。水东流注潕水。故《地理志》曰:‘南阳叶方城邑西有黄城山,是长沮、桀溺耦耕之所,有东流水,则子路问津处”。《正义》、《括地志》亦云:“黄城山俗名菜山,在许州叶县西南二十五里。《圣贤冢墓记》云,黄城山即长沮、桀溺所耕处。下有东流,则子路问津处也。” 今考潕水,即方城县独树镇境内之贾河,苦莱、黄城山即今黄石山,“河水”即发源于黄城山东之砚河,砚河东南流入贾河处即《水经注》所云“子路问津”处,而城邑“方城”则在今方城县独树、杨楼交界之李奎岗、赵庄一带。故子路问津之处应该也在此处砚水以东今方城县杨楼、曹庄、赵庄村附近一带。但是这种说法在学术界尚未得到广泛的认同,原因是缺乏具有说服力的物证。

 四、河南柘城县说

位于胡襄镇刘户村。据当地地方志说,春秋时期,孔子率弟子门人周游列国,从宋国(今商丘)去郑国(今新郑)途径柘城时,在刘家沟被河流所阻。刘家沟是历史上的黄河的支流,经过多次改道变迁,在今天的洮河近处,即刘户村西。孔子一行数人见河水滔滔,不知渡津在何处。子路前去问路,见一老者身背鱼篓、手提长叉前行,只听那老者且行且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浊我足!”子路上前施礼问讯,那老者不理睬,竟唱着歌走了。子路转过一处地方,见那老者正给另一位年岁稍小的大汉并肩拉犁耕地,就又上前施礼问路。那大汉直起腰来说:“鲁国的孔老夫子号称圣人,他自己应该知道渡口之所在,何必问我等农夫!”子路又向那老者施礼问讯,老翁说“乱世哄哄,已遍天下,何人能够治平?”说罢,二人埋头犁地,不再与子路说话。此二人即是春秋时期的避乱隐士长沮和桀溺。今在柘城故城北有二丘,即是长沮、桀溺之墓。相传城北有二人耕种隐居处。孔子听了子路的汇报,叹道:“鸟兽不可与同群,若不同人群相处,又与何相处呢?倘若天下有道,我又何必率弟子四处奔波以救众苦呢?”说罢,只好率弟子沿着河堤向南行至胡襄北处有小桥过了河。

但是,众所周知,孔子是从楚国返回蔡国时使子路问津的,这里却误以为是由宋国到郑国时候被刘家沟的一条河流所阻挡,被迫使子路问津。

 五、河南新蔡说

问津台位于新蔡县南5公里的关津乡南首、106国道西侧,据修成于明朝初期的《新蔡县志》,问津台系春秋楚昭王为纪念孔子自楚及蔡使子路于此问津而筑。后湮。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知县王迁俊重筑,“高数尺,周围砌以砖石,四面方而三丈,”并建祠于台上,明末战乱后,片瓦无存。清末,台基复湮,唯阔0.5米、高2米余的“子路问津之处”碑碣尚存,现仍立于关津南首。而关津北首便是有名的关津渡口,系新蔡古志八景之一,系春秋乃至明清时期南北能通衢大道上的重要水陆码头。当时,每至日暮,商旅、车船云集,渡口上下一片灯火,橹棹哗哗,人声鼎沸;集南有子路问津台遗址;渡口两侧,岗峦起伏,水流回环,芦苇丛生,巨柳成行。观遗风之胜迹,阅山水之清秀,令人赏心悦目。今汝河裁弯改道,平桥飞架,渡口早废。

子路问津的故事在当地流传甚广,且有历代文人墨客的诗词可证,另外许多文史专家也大都基本认同此说,此说在宋朝就已经流传开来。宋末元初学者陆潜的诗《早春》里有“问津早已成故事,新蔡渡口犹泠泠”句。陆潜是扬州人,长期旅居泉州,入元后出家,云游四方,一次来到了新蔡城南的子路问津处,欣赏春色之余,欣然写下此诗。可见,至少在南宋时期,子路问津处在新蔡关津乡的说法就已经流传开来。直至今日,虽然子路问津处的地方说法渐渐多了,可还没有哪一处能拿出更有力的证据来推翻此说,子路问津处在新蔡关津乡的说法的地位还是不可动摇的。

六,山东鱼台说

 山东鱼台接近鲁国曲阜,距离孔子的家乡较近,孔子似乎不应该在自己的家乡附近迷路。另外,此说确实也没有什么值得人信服的依据,从地形上看,鱼台县东面都是大湖,湖中有若干岛屿,也不见甚至也没有听说那里有什么古渡口。也许,是出于对圣人孔子的尊崇,加之又同为山东老乡,所以当地人愿意相信子路问津处在山东鱼台县。

 子路问津处和问津台究竟在哪里?就目前来看,主要有河南新蔡说、湖北新洲说、河南罗山说、河南方城说、河南柘城县说、山东鱼台说等说。究竟孰真孰假,因为各方面均各执一词,还都有自己的依据,加上问津的历史已经过去了两千五百多年,很难确定。但学术界普遍认为,湖北新洲之说很不可信,因为孔子周游列国时虽然到过楚国,但却并没有经过今天的武汉一带,尽管新洲建立了问津书院,还有一具据传是汉朝时候的“子路问津处”古碑。大家比较赞同的看法是新蔡说,因为许多古籍和今人的著作均认为子路问津处就在新蔡,而且编纂于明朝初期的《新蔡县志》已经明确指出:“新蔡城南十里处,官津(即关津)渡口,乃是春秋时孔子使子路问津处。”

 

参考书目:

1,《论语》       中国戏剧出版社 2007年7月第一版

2,司马迁 《史记》北京燕山出版社 2007年6月第一版

3, 张献臣主编:《驻马店今古》河南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4,郭超 刘海峰 余全有主编:《驻马店通史》中州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

5,《新蔡县志》中州古籍出版社 1994年版

6,吴乘权 《纲鉴易知录》中华书局 2009年4月版

7,王世凯《孔子全传》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年版

8,《诸子集成》卷二 长春出版社 1999年版

9,《十三经注疏》 中华书局 1983年版

10.《四书五经》  岳麓书社 1991年版

11,《后汉书》  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