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沉缘  

2010-11-02 21:22:24|  分类: 心语笔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缘

         如果你深深地想念一个地方,实际上你就已经去过了;如果你深深地思念一个人,实际上你已经完成了对她的爱。爱情的感伤,不只是心碎,思念这杯苦酒,怎么喝都不会醉,只是自己再也回不到那个纯情的年纪。

        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种缘分;

        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种不幸;

        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种无奈;

        在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种残忍。

                                                                                                                               ——题记

       那是学期末的一天下午,冰冻多日的天空终于被久违的阳光划破了一道道口子,暖意随之沁入到人们的心里,而我的心却更加冰冷。办公室里,大家拼命地批改着期末试卷,我口中苦涩,有气无力地用笔在卷子上比划。不时侧目看一眼三尺外的她,她好像在故意地躲闪我的目光,每当我看她时,她都忙垂下头心不在焉地用笔在试卷上打分,打了再涂涂,涂了再改改,把一道题的得分反复改了好几次。我似乎可以感受到她的心跳在加速,她的脸早该红了,可她始终不想让我看到她那平日里温馨的容颜。终有一次,她躲晚了半秒钟,我们四目碰触到了,她像犯了多大错似的,赶紧垂下头,恨不得用卷子盖住自己的脸。见她这样,我的心更痛了,我感到今天必须向她表白,否则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这是我认为万分准确的预感。

       我该怎么靠近她?尽管我们距离不远。我看了一眼卷子,顿时有了主意。因为我改的是她班学生的卷子,她改的是我班学生的卷子。学校规定:老师不能改自己班学生的卷子,以此避嫌。于是,我便加速度地批改,也不再去看她了。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把卷子改完了。舒了口气,我按规定把卷子放到她目前,请她检查一下是否有改错的地方。她没有抬头,只是轻轻地说了句:“改完你誊誊分数就行了,不用叫我看了,我相信你。”

    这最后四个字听来格外令人兴奋,令人欣喜,令人生出无尽的力量来。我的勇气顿时鼓胀了起来,增添了千万倍。我想我一定能得到她的爱,这不是我现在才有的感觉,而是许久以前就有了。刚来到这个学校实习,我们并不熟悉,但后来我们在一起为学生一日三餐打饭,所以就渐渐熟识了。她是个女孩子,干不了重活,每次我去端饭桶时,她总在我面前挥动着双臂“加油”,那甜美的声音确实令我生出无穷的力量来,给我加足了“油”。之前,我也只把她当做一个朋友和妹妹看待,可后来逐渐感觉到已不能把她仅仅作为自己的朋友了,因为我已经深深地爱上她了,尽管我也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有什么结果。因为我已经是有妇之夫了,虽然还没有领证,而且婚后生活平淡如水。但是这种只想逃避掉的爱偏偏又悄然地生根发芽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喜欢她,特别是她的笑特别甜美,先抬头望一望你,然后又低头,当低头的那一瞬间,笑声犹如甘泉一样涌出,冲入到我的心底。她担任班主任的那个班在办公室隔壁,我批改着作业也可以毫不费力地听到她那怡人的话音。每当那声音传来,我的心中受用极了,甚至有一种上前抱住她的冲动。我们之间虽然话不算少,但都很规矩,从来没有往爱情方面扯,尽管如此,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记得有一次,吃完早饭,我们不约而同地去洗涮饭缸,冲水时她突然问我:“你昨晚上又熬夜了吧?”

   “你咋知道?”我好奇地问。

   “你回去照照镜子就知道了。”她笑着说,“我先走了,哈!”

    我忙奔回寝室,一照镜子,看到了两粒肥嘟嘟的眼屎,拍了一下脑门,恨自己的马虎,对她却又生出更多的敬意和爱意来。从那时起,我就深深地爱上了她。周末回家,我闭上眼,把身下的人想象成她,会格外地兴奋与惬意,虽然过后会有负罪感,却也顾不得了。我认为与妻子的结合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我还在上学,家里就忙为我定亲了,也不管这是什么年代了。也许父母见与我年纪一般的人定的定,婚的婚了,也赶紧为我定一个,以免以后打光棍。但他们的苦心却无法使我开心。我见到的却是:婚后不久,她就与我妈妈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生气。刚开始,我还劝两句,后来我也懒得管了,她与我说,我一耳听一耳冒,过后啥也记不住,也压根不想记住。与她在一起,我总感觉到缺点什么,尽管有时候她也想方设法让我开心,可是我就是没有那个心绪。自从下学来到这个学校实习,我似乎找到了避难所。两周才星期三天,多好啊!累也累得舒坦,不必再为家庭琐事烦恼了。特别是有了李旭走进我的心里后,她几乎成了一个不复存在的符号而已。慢慢地,心中的天平倾斜失衡了,李旭彻底占据了我的整个心。我既感到幸福又发愁,但只要见到心爱的她,愁绪立刻化为乌有。

    见我还站在那,她动了动身子,我忙往后退。她把卷子卷起来攥在手里,站了起来。她悠然地一转身,那双熟悉而又纯真的眼睛立刻与我的双眼吸在了一起。那双眼迸射出无限的惆怅与绵绵的情意,似乎要告诉我什么,分明在期待什么,肯定在表白什么。那忧郁而又明澈的眼神犹如一泓泉水流进我的心底,尽管有些凉,但很甜。她一步步靠近,到我跟前又故意抬了抬眼,随即从我身边匆匆过去了。我忙转身看,她早已出了办公室,奔到了操场上。见她那可爱而又清秀的倩影越去越远,我的心中被遗憾和悔恨充满。我可以发誓,刚才她一定是期待着我有什么举动或承诺,而我的沉默使她失望了。我真想追过去,把“爱你,我的小旭”向她说,可一想这样做的后果,又不得不把脚步收回。坐下来,我的心犹如被万千钢针扎着,痛得流血。我想大哭一场,可这是办公室啊!我感到太对不起她了,她是那么懂事,那么可爱,那么优秀,而我除了学历比她高之外还有什么?在感情上我一直是个失败者,而且很少被女孩子注意过。所以,能得到这么一个好的女孩的芳心,真是我几千辈子修来的福分。可我又偏偏提前结了婚,虽然一直都不太满意。人生匆匆几十载,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苦自己也苦别人的日子算是不能再过了,我必须为自己的幸福而战!

    这样想着,我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径自出了门,沿着她的足迹去开启我们的幸福之门。她的住室在女寝楼一层,因为学生考试后临时放假了,女老师也大都在办公室,所以这平时嘈杂的地方这时异常的安静。我来到她的住室前,又四处望望,见没有人,可心仍在怦怦直跳。我咽着唾液,可嘴里还是苦涩。想到家人,我又犹豫了,我知道敲门后的结果;可一想她刚才的眼神,我终于义无反顾地、坚定地轻轻一敲:“嘭—!”——原来已经很用力了。

   “谁?”她肯定是明知故问。

   “我!”我刚开口,门就一下子开了。

    她有些惊奇,不!是惊喜。她笑了,很不自然,我看到了她那欲盖弥彰的泪光。我向前迈了一步,她把身子一侧,我进去了,门又关住了。她垂下头站在我右侧,刚才的喜悦我看不到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僵在了那里,傻傻地站着;她也一样。

   “有事?”还是她先发话了。

   “有!”我嘣出一个字。

   “啥事?”

   “大事,要事,非说不可的事!”我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冲动,侧身郑重地对她说

   “说!”她的头依旧低垂着。

   “我我想说李旭真的喜欢你!喜欢得要命,真的!我是真心想和你好,不是恋爱,而是结婚。恋爱靠不住,来去匆匆。结婚,你懂不?就是一辈子在一起!”我努力去正常地说,可还是语无伦次。

    她终于抬起了头,噙着眼泪,吸着鼻涕,稚气未脱的脸上绽放出绚丽的花朵,像一团火焰映红了我的脸颊,温暖了我那颗潮湿的心。

    见此,我把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她倒进我的怀中,下颚枕着我的肩膀,我伸出双手抱住她,让两颗相恋的心相亲相印,不再分离。此时我感到她的哭声是那么的动听,那么的悦耳,那么的优美。我感到我与她的身体融为一体了,这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刻。她那细嫩的皮肤滑过我的侧脸,少女的幽香吞噬了我,我几乎要融化了。从来没有感到这么的温馨、惬意,至今才明白与心爱的女人在一起是那么的美好,尽管我已经成婚半年多了。我尽情沉醉于这渴盼已久的温馨中,抛弃所有的苦烦,去享受这难得的、沁人心底的芬芳。我的鼻子掠过她的耳畔,移到她的额头上,嗅着她那葱白般鲜嫩的鼻子呼出的暖暖气息,凝视着那清澈明洁而又饱含柔情爱意的眼眸,心中已然被幸福占满。当双唇相印时,我感到自己已经彻底溶进了她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分开了,她拿出自己的口油为我涂,说:“看你这都干成啥了!”

    我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梁,说:“有你为我人工滋养,还要它干啥?”

   “不知道赖!”她轻笑了声,收回口油,“走,别等校长用广播叫唤了!”

   “好!”

    出了门,她在前,我在后,相距三四米,规规矩矩地向办公室走去。还是坐在那里,但彼此的目光已不再躲闪,而且还都充满着甜蜜的柔情。

    晚上,学校的老板请大家吃饭。不知道为什么,这平日里辣的心痛的白酒今晚却这般清香,就像朵朵茉莉徐徐绽放,徐徐飘香,沁入了我的心底深处。结果,我喝了个一塌糊涂,被同寝室的同事扶回去。躺了一会,又起来,踉跄着去找她。可办公室里没有她,我却不敢去她寝室找她,因为女寝楼看门的是和我岳父同村的一个大娘。我只好给她打电话,但那头却有两个熟悉的声音在追问:“谁啊?是你的白马王子吧?让我们听听呗!”

    她忙说:“不是哩!是俺哥!哥,你回来了?啥时候到家的?明天我们就放假啦,咱回家再说吧!我这会儿忙着哩!”

   “中!中!”我忙挂了。

    独自走出办公室,来到操场上,听见校长办公室里那熟悉的打牌声和电脑室优美的歌声传来,顿感自己是个寂寞的人。抬望这皎洁的月亮,虽然透着一丝凉意,但又是那么的亲切温馨,仿佛是她的脸庞,纯真、清透、白皙而又充满着绵绵的爱意。我多想抱着你,我心爱的人儿!无论未来有多少风雨,只要我们在一起,苦也是甜的,付出再多我也愿意啊!你是那么的纯洁无瑕,那么的善解人意,那么的令人怜惜不已。

   “齐老师咋在这啊?”一个亲热而又高亢的声音传来。

    我忙回首,见是那个大娘,忙说:“大娘咋还没有睡啊!”

   “我不到十一二点睡不着,都习惯了。这恁冷个天,你在这干啥子呀?”

   “我喝晕了,在这透透气。”

   “哎呀!你这孩子咋恁傻呀!那酒可不是个好东西,以前俺那口子走到哪喝到哪,见酒比见他爹还亲哩!乖乖!每回都哕一地,还在上面打滚,可恶心人了!喝坏了胃不说,前年不是把命也喝进去了吗?俺与那几个陪他喝的人打官司,打了半年,人家才赔俺3万块钱,又被俩儿媳抢走了!没有良心的东西!人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管,见到钱了却打成了一团!可怜俺那死去的老头子啊——”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以为是她打的,忙去接,却是妹妹的。妹妹在外地打工,正在回家的路上,叫我明天早晨五点到镇上去接她,我爽快地答应了。挂了电话,却不见了大娘,感到更加索然无味。寂寞这片杂草在我心里肆无忌惮地蔓延开来,痛彻着我的心。我又望了望月亮,一股凉意像老鼠一样从地上往我的裤管里钻。我忙回到了办公室,倒了一杯水,看见她的办公桌上一只可爱的小泥猪正咧开嘴对着我笑哩!我的心中又涌起一股暖流。我冲出去,奔到女寝楼门口就要进去,可一见看门的大娘,迈出去的脚又被迫收回。我站在门口彳亍着,真的想进去把她拉出来,可又偏偏没有这个勇气。

    最后,我只好千万分不舍地回住室去了。趴在床上,拼命地给她发信息,可她隔了好久才回一条:“为了我,你好好睡觉!”见此,我的心中乐开了花,忙把手机定了时间,然后怀着甜蜜的憧憬进入了梦乡。迷蒙中我还能感受到她的关心,她的柔情,她的爱意,她的那温暖而又诱人的气息。

    四点钟,铃声叫醒了我。我忙起来洗洗刷刷,持手电筒骑着自行车向街上奔去。独立大街上,冷得出奇,我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好像是来接我的小旭一样,满脑子里都是她的笑容。四十多分钟后,一辆长途大巴来到,我找到妹妹,绑好行李,她持手电筒,我推着车子向家去。

    到家已经五点多了,爸妈非常迅速地开了门。妈妈先给妹妹倒热水,又赶紧下面条。而妹妹的嫂子却好像什么也没有听见一样,不知是否真的还在酣睡。妹妹吃饭后与妈妈去睡了,我手捂着个热水杯坐在沙发上。

   “你还不睡?”正在这时,她在隔壁终于传来了声音。

   “你才醒啊?”我有点生气,放下杯子,挑开帘子进去,见她那一脸的柔媚,分明在期待什么。我猛然间才想起自己已经十几天没有回来了,忆起与小旭的事情,我又顿感愧疚,觉得对不住眼前的她。我去衣上前,她紧紧抱住我,不停地舔我的脸,将我刚才的怒气融化了。

   “你妹妹这次回来肯定带回不少钱吧!”她说,“你向她要下来没有?晚了,她该私下里给你妈了。你们答应我的,我过来以后让我当家的,谁也不能私藏钱。你若是没有要,现在就去,听见没有?”

   “没有!”我几乎叫了起来,刚才的那一点暖意立刻被从心头涌出的寒意所取代。我感到自己好可怜,我难受得想哭。苦苦追寻真爱这么多年,难道说这就是吗?失败,天大的失败!我翻身背对她,蒙着头,泪水下来湿了枕头。

    天刚刚蒙蒙亮,我忙起来,骑着自行车飞奔学校而去。出了家门口,我像一只重新获得自由的囚鸟一样,感觉到处处都是自由的空气。我多么希望这自由能定格为永恒啊!可现实老是无情地击碎我们的梦儿!

    进了校园,我又来到女寝楼门口,亲切中竟感到又不怎么熟悉了,恍若隔离了许久,似曾相识。我想她此时还在美丽的梦中,梦见我们牵手走在月明风清的乡间小路上,嗅着泥土的芬芳,品着丰收的滋味,畅想着未来的美丽。四目相对,不觉间泪水流下,能看透彼此的心。我揽她入怀,为她讲述那遥远的神话,她听得入神,我讲的出神,情恋这把永不枯朽的绳索将我们拉近,拉紧,再也分不开了。

    就这样恍惚着,吃完早饭,为孩子们发了通知书。见她提着行李要走,我是多么想去送她一程,可终究还是没有那个勇气。见她与另一个女老师结伴而去,我充满悔恨的心几近崩溃。几次想上前,可还是没有迈出步伐去。她一直没有回头,我可以想象出当时的她有多么的失望,多么的痛苦,多么的悲伤。我好想冲上去,对全世界宣布:“我爱你,我的小旭!”但一见周围的人,特别是那个大娘,我的勇气又沉入心底。

    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家,我躲进茅厕里饮泣。当我把这一切偷偷地告诉妈妈时,她竟十分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是真的?”

    我点了头,她叹了口气,说:“别傻了,孩子!你现在已经过了那个年代了!你成家了,就一心一意好好过日子吧!对了,她有喜了!”

   “啥?”我大惊失色。

   “前天去卫生院检查的,都快三个月了!以后,你更不能胡来了,安下心好好过一家人的日子。再说,他也不是太赖,会省,是个过日子的人。”

    我站了起来,来到村西的湾沟。踩着枯枝败叶,看着发抖的禾苗在阳光下舞蹈,我的心被一片片忧愁的叶子飘进覆盖住,忽然来一阵风,将叶子卷在心中肆意地撕搏,碎片满心中飘散,往往复复,无法停息。怎么办?我不知道,真的!我好想找一个两全的办法,可想了许久,根本没有。我不想去忍受命运的摆布,可我又怎么能去伤害别人呢?但事实上又必须伤害一个人,尽管我谁也不想去伤害。这种选择实在太残酷!面对着现实的巨大压力,当初的海誓山盟竟显得是那么的惨白无力。多想与她在一起,抛弃这个可恶的世界,可她肯吗?又要去哪里呢?去哪里都摆脱不了良心的谴责啊!难道真正的爱就这么不堪一击?还是我们的爱本身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我不问我不能。可谁又能够回答我,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够在一起?

      回到家,见岳父一家人来了,为她带来了许多营养品。而她也换了一个人似的,一脸喜气,连看我的眼神都变得更温柔了。我的父母很高兴,有说不完的亲热话。晚上,她使出浑身解数,用女人那独特的魅力倾诉着对我的爱意,对我的思念,对我的期待。而我的心却像被人用剪刀铰了,一片,一片又一片,在滴着血。我多么希望怀中的女人是她啊!要是我们早认识一年该多好啊!可命运总是这么捉弄人!为什么啊?终于,我的泪水失去了控制,决堤而下,哭声也起了。她笑着拍我:“好,别哭了,我的弟弟!乖!”

    我的泪水湿透了枕头,湿透了她的秋衣,就是无法湿透进她的心里,浇灭她欢笑的火苗。在她的怀中,我度过了唯一一个无眠的夜。天亮,她起来了,我却睡着了。

    直到下午我才醒,却见她正坐在床头怒视着我,脸上彻底失去了昨日的春风。我惊问:“咋了?”

    她拿出我的手机在我目前晃了晃,然后一边努力摔在地上,一边骂着:“叫你跟那臭娘们浪——”

    这声音顿时使我对她的愧转化成无尽的怒。我绝不容许任何人去侮辱我至爱的女人。我虽然对不起你,可你可以打我骂我,但对于她,你没有资格!我上前就给了她俩耳光。

    她“哇”一声哭了,惊来了家人。他们问咋了,她只顾着哭,我一言不发。妈妈开始指着我数落。她闹着回娘家,家人劝不住,只好叫我跟着去。到那里,她接着哭,我还是一言不发。岳母见女儿的脸肿了,也跟着哭开了,岳父几乎要把我吃了,而我除了沉默还能干什么?

    当晚,爸爸与媒人来了。当着大家的面,我跪在了岳父母足下认错,违心地发誓一定痛改前非,与那个女的一刀两断,此后与她好好过日子,再也不会有二心,否则天理难容。我感到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他们又让我们回家。到家后,一大帮子亲友又围着把我“教育”了一番。之后,我躺在床上闭了眼,可并没有睡着,脑海里一片空白。谁知她竟从后面抱紧了我,哭着说:“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你不够好,你才会犯下这样的错!你放心好了,以后我一定对你更好,把以前少你的补回来,好不好?你比我小,我一定把你这个弟弟伺候好!”

    我失声痛哭了起来,把她紧紧抱住。她抹着泪说:“这一刻,我好幸福哟!”

    可是,她又如何知道我到底是在为什么而哭呀?

    为了让我改邪归正,他们为我出了个好点子:春节后让我回村委小学实习。于是,此后我被一种平常人视为的所谓幸福包围着,一天又一天。除了在学校听到孩子们那无忧无虑的欢笑声我才略感欣慰之外,其余的时间基本是昏昏噩噩,迷迷糊糊;但这少有的欣慰背后,又让我很自然地想起了我以前实习的那个学校,以前的那些学生,以前的那个她。

    时间可以碰碎一切坚硬的东西,但它却无法删除我们的记忆,特别是那刻骨铭心的,哪怕一丝一厘;相反,她在我的脑海中随着时光长河的滔滔不息而更加清晰,更加熟悉,更加难以忘记。

      在村委小学教了一学期后,由于招教考试的失利,加之对现实生活的失望,对自己情感世界的绝望,我挥泪放弃了我至爱的教育事业,就像当初挥泪告别她一样一样的。告别了那怡人的朗朗早读声,告别了那春风化雨的校园,告别了那些稚气未脱的笑脸,我的伤心再一次被撕碎,几近干涸的泪眼又恢复迷离。后来,在恩师的大力举荐下,我到了外县一家公司,做一些文字工作。我原本以为,离开了家乡,我会把许多往事收起,储藏进最深的心底。可事实又一次击碎了我的梦。我不但没有能忘了她,反而更加思念,好像除了她,这个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人值得我去思去念。

    与她那短暂而又刻骨的邂逅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没有与她联系过,虽然她给我发过短信,但我一次也没有回过。尽管我是多么地期待与她重逢,哪怕听见她的声音也好。我十分努力地去忘她,可她总是占满了我的头脑,为之奈何?忘不了啊,心爱的人儿!你早已紧紧抓住了我的心。忘记你,对我来说实在太残酷!每当乘车经过你的家所在的乡镇境内,我都翘首以盼,渴盼你奇迹般地出现。虽然都以失望告终,可我的心不忍也不会死掉。特别是到了那所离我们公司不远处的你曾经就读过的学校门前,对你的思念与愧疚一次次袭上心头,撕碎着我那颗原本就伤痕累累而又无比脆弱的疲心。有一次,我竟直奔了进去,看门的问我找谁,我毫不犹豫地说出你的名字,又问我是谁,我说你是我妹妹。我走进了这陌生的校园,却感到格外亲切,格外欣慰,格外深切地再把你想起。我好像又看到了你那美妙的倩影,像一只彩蝶在这迷人的校园里自由飞翔,那舞姿格外令人留恋,令人叹息不已,令人想哭泣。泪水如果可以换回一切,我宁愿为你哭死一回又一回。只希望能与你在一起,永远不要再分离。

    尽管这校园是我的伤心地,可我却又老是不自觉地把它靠近。每次无论去哪里,到后来总是来到这里,看见这庄严的建筑,我就想起了你那白皙的脸庞,你那怡人的微笑,你那动人的歌喉,你那银铃般的话音,还有你那可爱的眼神,明澈、纯真而又充满着无穷的柔情与愁意。亲爱的,我舍不得你,我不甘心放手,可一切都已太晚,没有我你要好好的。我真的对不住你!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只求你珍重自己,别再哭泣!尽管我希望你能早日找到你的幸福,可一旦你与他的消息传来,我相信我决不会只是欣喜,而更会留下恸伤和悔恨的浊泪。你走出了我的视线,却走进了我的思念,从此我们再也不分开,再也不会有缺少对方的黑夜。无论我到哪里,思念着你,我也就会不再孤单。在我寂苦无助的时候,在我失意落魄的时候,在我忧愁烦闷的时候,在我无奈失落的时候,你都会陪着我,陪着我哭泣,哭得凄凉,哭得豪彻,哭得自由自在,直到哭出了光明,哭走了烦闷,哭来了你那甜美的微笑。

        时至今日,我不得不承认:我绝对不是一个好男人,我很失败。娶来的女人,本该去爱,去与她过日子,可我从没尽到过一个丈夫的责任,爱在我们之间,成了高高在上的奢侈品;对于自己心爱的女人,却终究没有勇气去追求,去保护,爱在我们之间成了无辜的牺牲品。我一直想找一个知心爱人好好过日子,也一心想做一个好丈夫,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个如此失败的男人。我不忍我不服,可又能如何?未来的路在哪里?心中那深厉的伤何时方能愈合?欠下的情债何日能还?你那最让我怀念的容颜何年再能一见?我一头雾水,一脸茫然,一肚子疑惑,一心的忧愁。或许这就是正常人的生活,也许不完美的人生才是最正常的。

                                  齐云轲

                                                                                          2010-11-2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