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迟来的泪  

2010-12-22 21:38:42|  分类: 故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迟来的泪

故事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一个偏远的山区。

已是黄昏时候,刚同婆婆干了一架的春兰怒气冲冲地向娘家所在的赵家庄奔去。当她上了柏油路时,夜幕已经悄悄降临,她有点急了,加快速度向前奔去。到一拐弯处,冷不防一辆自行车迎面扑来,她来不及躲闪,只“啊”一声便被冲撞倒下,像个皮球一样滚落进路边的池塘里。从自行车上跌落下来的男子捂着自己的腿大叫:“我的老天爷,疼死我了!”

春兰不会游水,只“啊”两声便没了声息。那男子听见她的呼救声后,忙一跃而下,“扑通”一声入了水。天已经擦黑,又听不见了声音,他急得忘却了伤口入水带来的疼痛,一边大声呼喊:“哪呢?”一边奋力搜寻。大约花了一棵烟的功夫,终于找到了春兰,把她救上岸。当他想要舒一口气时,却又立刻凝固了呼吸,因为他发现救上来的这个女人竟然似乎没有了呼吸。

“老天爷,这可咋办啊!?”他吓了一跳,正惊惧之时,突然忆起老人们常讲淹的人救上来若是没有了呼吸,可以把人趴放在石磙上头朝下,出出水也就会醒了。可四周一看,那里有什么石磙啊?就算有也看不清在哪里啊!一见沟沿,他顿时又有了主意,把她趴放在沟沿内侧,头朝下,道理不是一样吗?可光放在这,也毕竟不是个办法啊!必须尽快把她送到卫生院才行。但又怎么去呢?抱着去,她恁胖,这里距离镇上少说还有九里地,不行!骑车去,她这样咋坐车?正犯愁时,忽然想起这里离舅舅家不远,对,找他去!

他忙奔到舅舅家,见舅舅正与人来牌,忙一把把他拉出来,如此这般一说,舅舅吃了一惊,大骂道:“你这个丈二孩子,咋干出这事来?”但责骂归责骂,舅舅还是与几个牌友明说,请大家一起去帮忙。其他几个人一听,二话没说,表示同意。于是,他们一行五人来到了那路旁的池塘边。他交待他们几句,自己一个人忙向镇上奔去。舅舅划了根火柴一照,惊道:“这不是赵家庄赵老六的三闺女吗?”

“你认识?”

“我与赵老六当年一起去打的美国佬,老战友了!这闺女嫁的是北洼庄徐老四的二小子。想当年……

“行了,行了,别把你的那老古董再拿出来显摆啦!”其中一个小伙子不耐烦了,“四叔,你看从咱这到镇上一来一回一二十里地,等华升把卫生院的人找来不知道要到啥时候了,咱来牌来了一整天了,都困了,干脆趴地上睡会儿,反正那女的又飞不了!”

“你这一说,我也想睡会了。昨夜我一宿没合眼,反倒输了一百多,真他奶奶的对不起我的眼!不过咱得背靠背睡,有啥事醒动些!”

“中!”

于是,这四个人便俩人一组背靠背睡,不一会儿便响起了鼾声。

春兰趴在沟沿上水控出来许多,不久便睁开了双眼。这时天已经黑透了,人与人面对面也看不清了,她摸摸自己湿漉漉的衣服,猛然间想起了刚才的事,仍心有余悸。正疑惑着自己是咋上来的,却又隐约看到了两个长着双头的怪人坐在自己附近,她大吃一惊,连忙向娘家所在的村庄跑去。原来那四个人俩人一起背靠背睡,猛然间看上去就犹如长着两颗头的怪人坐在那里似的,所以春兰一看,忙拔腿跑了。

舅舅睡一会儿,就因为不习惯这样睡而醒了。他虽然贪睡,但责任心也强,尤其是这事牵涉到自己的亲外甥,怎敢马虎?他扭过身子,把与他背对的人放倒于地,又划着一根火柴去看春兰,可哪里还有个人影子?他忙惊呼一声:“别睡了,人呢?”

另几个人一听,忙也来看,确实不见了女人。

“这可咋办?让咱在这看人,人却不见了!待会华升回来与咱要人,咋说?”

“难不成咱还得给他另找个死人不成?”

“对了!东边地里前天不是刚埋个女人嘛,干脆

“把她挖出来放这顶替!”舅舅叫了一声。

“好!”

几个人到邻近的瓜棚里抡起两把铁锨向东边的玉米地奔去。挖了一会儿,就挖到了棺材,用铁锨奋力剁开,几个人抬着女尸向池塘这边回奔。还把她像春兰那样趴放在那里,几个人又背靠背而坐,只是再也无法入睡,还都大口喘着气,流着汗。

好不容易熬到了华升坐着卫生院的车回来了,四个人还未等华升道一声谢,忙飞也似的跑回家去了。车灯光线太弱,加之华升之前又不认识春兰,刚才天已经黑了,也没有看清她的样子,再加上他心急火燎的怕出事,所以也就把这个女尸错当做春兰了。

到了卫生院,正准备把人推进急救室去,一个护士叫了起来:“这女的咋穿着寿衣呀?”

“啊!”众人大惊,仔细一看,果然。

听见大家的惊呼,院长走过来问咋了,一看女尸,惊得张大了嘴巴,睁圆了眼睛:“这不是俺表姐吗?她都已经入土两天了,是谁又把她

华升连忙说:“不不是的!”接着把事情经过又重说了一遍。

“不行,这得报警!谁恁胆大,敢掘俺姐的坟,俺姐夫古局长知道了,非扒了他的皮不可!”院长怒气冲冲地说。

“咱有话好好说,这里面肯定有误会。古局长是我的领导,我赵华升是咱镇上的邮递员,咱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何必”华升忙上前劝说。

“啊!”一护士惊叫,“院长快来看,这女的头上有根钉!”

她这一叫,众人忙也看,果真在女尸头顶上有一根深深陷进去的钉子,而且已经被血染得黑红了。院长见此,惊问:“难道俺姐是被人害死的?怪不得头天上午我们还一起上街,第二天咋说死就死了呢!虽说她有肺气肿,但已经是十几年的老病症了,咋会一下子就要了命呢?不行,这回必须报警!”

华升见事情闹大了,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派出所接到报案后,马上赶赴现场验尸,见女尸确实有嫌疑是被人在生前害死的,连忙把舅舅他们几个人抓回来审讯。四人明知瞒不过去,便将掘坟顶替之事和盘托出。民警根据舅舅提供的线索,又连夜带回了春兰,春兰便把她回娘家被撞入水里,醒来后吓得跑回娘家的经过说了一遍。

派出所李所长是位五十多岁的老公安了,经验丰富,为人机敏。见此,他把华升单独叫出来,问问他们邮政人对被害女人的丈夫古局长评价如何。

一听李所长这么问,华升便愤恨起来:“老所长,我不敢骗您。古局长这个人已经做了三年的副局长,去年刚扶正,他任人唯亲,刚愎自用,尤其是个人生活作风极不检点。他有好几个相好的,还一直对局里的女同志不怀好意。不瞒您说,我就是因为和我们局里的晓燕恋爱,才被他贬回镇上的,他对晓燕已垂涎许久了,我”说着,华升便不禁洒下泪水来。

老所长拍了拍华升的肩膀,安慰道:“别哭了,孩子!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不会有啥好果子吃的。你愿不愿意把与他关系暧昧的女人的情况再说详细一些,这将有利于我们尽快破案。”

“我愿意!”

“好!”

根据华升告知的以及李所长平时所掌握的情况,李所长决定把这个案子报告给县公安局赵局长。赵局长见此案牵涉到古局长,忙展开调查,特别是得到了他的一个女同学、现任县邮政局办公室主任的王莉的大力配合,为早日破案起了关键作用。王莉原来也是古局长的一个姘头,但近来古局长又迷上了晓燕,把她冷落了,她怀恨在心,所以她将这几年古局长的劣迹一下子全抖了出来,还说古局长曾多次向她表示要离婚,之后与她结婚。有时,她逼得紧了,他总是狠狠地说:“我一定离婚,如果她不同意,我就让这个黄脸婆永远闭嘴!”

正在这时,李所长又查到了女尸头上的那种钉子全镇只有侄子李二全铺子里有卖,又得知该女人死前一天下午,古局长以修门窗的名义在李二全的铺子里买过这种钉子。赵局长得到汇报后,又忙向县长和市局汇报,得到默许后,立刻逮捕了古局长。

古局长大骂着进了公安局,表示抗议。而当所有的人证物证陈于目前时,他既惊讶,又显示出了一丝久违的轻松。

原来古局长与妻子是高中同学,二人因为都喜欢文学而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之后又成了恋人。两人感情非常好,又都来自农村,经济拮据,为了使古钟功成名就,她主动放弃学业,去打工供应他上大学。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县邮政局,一步一步升为局长。做了局长后,见别的什么局长都养什么情人,为了攀比,也不甘示弱,后来越来越厌恶起自己的结发妻子来,要与她离婚,可她死活不肯,遂想出了杀妻的点子。妻子有个众所周知的顽疾——肺气肿,已经折磨她近二十年了。他就借为她求得良药的幌子下,喂下了慢性毒药,怕她死不了,还提前备下了钉子,待她昏迷后用锤子夯进了她的脑袋

见妻子停止了呼吸,他先喜后悲,毕竟夫妻一场,更何况若没有她当年在物质和精神上的大力支撑,自己能有今天?至此,不由得后悔起来,不久恐惧也来凑热闹,使他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又一想他的晓燕,那明眸皓齿,那香舌甜吻,那红颜玉肤,悔意却又被赶了出去。

亲戚们来吊唁烧纸时,他带着儿女大放悲声,特别是他双手狠力拍击着大地,那哭声响亮凄切,泪流肆虐,无论是谁看到了,都准会为之深深打动。因为他说妻子是病死的,也没有人怀疑,加之天气炎热,妻子就在死后的第二天傍晚被匆匆入土了。

妻子入土后,他却感不到喜悦,反而觉得难受,孤寂,整天魂不守舍,怅然若失。想想尚在上学的一双儿女,不觉间又想到了与妻子共同度过的那些美好时光:恋爱、结婚、旅游、生孩子特别是回忆到她在打工时断了一根手指,怕他知道后分心不好好学习,直到半年后他大学毕业后才向他提及

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撕裂着他那颗已被良心之剑刺透的伤心。坐在公安局审讯室的椅子上,把案情交代完毕后,他松了口气,感到心中轻松了许多,点燃一支烟,看着烟圈袅袅而起,缓缓而散,禁不住泪眼迷离,洒下了几滴泪水。

由于认罪态度好,古钟被判无期徒刑。宣判后,妻子的娘家人怒不可遏地冲上前对他拳打脚踢。正在这时,他的一双儿女却拼命挤进人群,哭着跪在众人面前求道:“求你们别打俺爸了,他知道错了!要打就打俺吧!”

听见儿女们的泣求声,他闭上了双眼往外走。

被押出法庭时,见晓燕竟和华升手牵着手等在大门口。华升怒气冲冲地看着他,而晓燕则很快投进华升的怀中,背对着他。

见此,他仰天大笑起来:“哈——”

入狱当晚,他的女儿托人给他送来一样东西。他忙打开一看,竟是一本《包公案》。这书是在高中时妻子省吃俭用攒钱为他买的,就是它把两颗热辣滚烫的年轻人的心紧紧地拴在了一起。曾经他们在放学后一起讨论这本书里的人物和故事,是那么的充满激情,是那么的开心快乐,是那么的令人神往,令人难忘。而今在铁窗之内,他却只想到了陈世美和秦香莲,还有他们的一双儿女。由此,他把书盖在自己脸上,那双几近干涸的泪眼又洒下几滴泪水,并在泪流中不断抽自己的嘴巴,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些什么……

齐云轲

2010-12-22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