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花蕾的凋落  

2010-12-08 21:33:18|  分类: 盼盼文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侯贵初到深圳那年才十六岁,因为和同学丁香恋爱,被班主任“教训”了一顿后,一气之下,二人为爱私奔,来到了深圳投靠当包工头的姑父。姑父见此,先是把他骂了一顿,赶他回去,可他死活不回去,还扬言不混个样子决不回家。见此,姑父也只好与家里言一声,让他在建筑队里拉砖头,丁香则去附近一家鞋厂打工。两个恋人虽能经常见面,但却没有亲密的二人空间,他们租不起房子,侯贵住工棚,丁香住在工厂寝室。每个月到路边的低级旅馆开回房,对他们来说已经是难得的奢侈了。

为了多挣钱,早日能租起房子,他们干活都很卖力。特别是侯贵,一个本来在家娇生惯养的公子哥,换了个人似的,拼死力干活,不久就把建筑队里的活都学会了:拉砖、和灰、开升降机、砌墙…无所不通.他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为幸福而挣钱,为挣钱而流血汗,争取好日子早日到来。

就这样苦干了两年,二人都省吃俭用才有了些积蓄,咬咬牙在丁香所在的工厂附近租了间大约有10平方米的小房子,虽然空间不大,但他们都很知足,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不久,丁香怀孕了。二人又喜又忧:喜的是有了爱情的果实,忧的是以后的日子更难过了。见丁香一脸的忧愁,侯贵上前去拍拍她的肩膀:“怕啥?咱有能力怀上,就有能力养活,活人还能被尿给憋死?”

不久,他把丁香亲自送回家,把在外地打工的母亲叫回来伺候。之后,他又独自回到深圳,把租房退了,更加拼命地干活。如果天天都有活干,虽累点但也没有关系,就怕闲着没事干。有时候,活干完了,没有揽到其它活,或是下大雨了,刮台风了,二十多号人就会窝在工棚里,赌博,睡觉,谈女人。侯贵嗜酒如命,在他身边聚集了几个酒友,一到闲时间就出去喝个烂醉,刮风下雨也不怕,因为床下预存的有的是酒。酒虽然能打发时间,可却无法填补他情感的空虚,无法满足他生理的需求。夜里突然醒来,酒早已化成汗水流出来了,他的头脑异常的清醒。他最怕这个时候了,再也无法入睡,老是怀想和丁香在一起晚上的那些事,又急又躁。有时,他的脑海中还闪现出在街上看到的那些女人:身材苗条,长发飘洒,脸蛋姣美,笑容迷人,曲线是那么的优美,最令人沉醉的是她们与你擦肩而过时,灌进你鼻子里的那一阵阵香气。由此,再加上他青春年少,让他不由得便想入非非,渴望能得到女人的抚慰。

一连几次,与他关系最好的东升在领了工钱后都拉他去街边的发廊里“放松”,他虽然都拒绝了,但东升他们走后,他躺在床上脑海里总浮想男女间的那点事,急躁得他把床帮捶得“砰、砰”响。终有一次,东升提出请他去“放松”,其他人也极力怂恿:

“你若不去就是看不起兄弟们!”

“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岁,该乐赶紧乐,时间不待我。”

于是,他怀着既畏惧又好奇的激动心情去“放松”了一回。过后,想起家里的丁香,心中一种负罪的内疚迅猛地升腾;可一看那几位兄弟,哪一个不是家中有女人孩子的,别人可以玩,为啥自己不可以?再者说,天天干那么累的活,偶尔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调节一下自己的情绪又怎么了?何况玩的时候戴好套子小心翼翼地进行,又不会染上啥病?此后,再有这种事,他都来者不拒,后来还主动邀请别人去玩玩,尽情享受着这无限的乐趣,也大把挥霍着这大好的年华。

几个月后,丁香的预产期近了,他就踏上了回家的列车。坐在车上,他归心似箭的心情却没有了。不知为什么,以前总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热切盼望回家的那一天,而如今真要回家了,却又无限留恋,舍不得走了。到家后,见到丁香那凸起的大肚子,十分难为的样子,令他愧疚不已。晚上,见到丁香肚皮上的妊娠纹,使他又不由得忆起睡过的哪个女人肚皮是何等的雪白,何等的柔嫩,何等的光滑。由此,他又想赶快回深圳去。不久,儿子出生了,一家人开心极了,特别是他的父亲,特地从天津赶回来,为自己的孙子张罗满月宴。宴后,已经到了农历十一月中旬,务工的人都陆陆续续回来了,他也就暂不回深圳了,等春节后再去。

一家人欢天喜地过完春节后,正月初九,侯贵就和几个年轻人依依不舍地告别亲人,随着打工的人流涌向南方去了。到深圳后,他渐渐感到下身有些不对头,痒得很,但也没有当回事,只胡乱弄点膏药涂涂抹抹。有了儿子后,他就发誓痛改前非,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此后,无论谁喊他去“放松”,他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后来渐渐无人问津。

可就在他对未来怀着无限激情和美好憧憬之时,却传来了他正上高中的妹子跳楼自杀的噩耗。这犹如晴日霹雳,一下子击昏了他的头脑,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妹子一向很文静,学习很努力,成绩在全年级都是名列前茅,得的奖状贴的满屋子都是。自己的学业半途而废,一家人把希望都寄托在妹子身上,可她好端端的咋会做出这样的傻事来呢?

他抛下和灰的铁锨,连忙奔上回家的客车。

还未到家门口,就听到了家中的一片响朗朗悲凄凄的哭声传来。他吃力地抬起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进了才离开不足一个月的家门。见亲人们哭得死去活来,他奔进堂屋,掀开白孝被子,见妹子那苍白的脸上还有两道未灭的泪痕,下嘴唇被牙齿死死咬住,双眼紧闭。他的泪水再也无法控制,犹如断了线的珠子洒落下,双手狠力拍击着地,问:“这到底是咋了?为啥子啊?!”

大家没有人理会他,只有丁香恨恨地怒视着他,他站起来向她走去,抛下一把泪水,她却一跺脚,转身进了里屋,他忙也跟了过去。

原来,他在深圳时染上了性病,回家后传染给了丁香,丁香和妹子经常一起到镇上的浴池洗澡,俩人伙用一条毛巾,妹子也间接地被传染上了。得知自己染上了脏病后,妹子又羞又气,又不敢与人说,一时想不开,竟寻了短见。

得知这一切后,侯贵发疯似的冲出去,“扑通”一声跪倒妹子尸身前,大哭起来:“妹子,是哥害了你啊!老天爷,你咋不让我去死啊!哥对不住你啊,我的好妹子——”

                                                                                                   齐云轲

                                                                                                  2010-12-8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