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白狐情缘  

2010-04-24 08:26:48|  分类: 盼盼文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朝成化年间,有一从江南赴京赶考的书生病倒在了济南城北一家店里。这书生姓成名泰,字太和,年方一十八岁,家境贫寒,自幼攻读经书,过目不忘,可谓饱学之士。

     这一日,书生病情好转了些,偶步店外,见店东一朱门大户两侧挂两只红艳艳的灯笼,极是好看,不由得走近朱门,望着灯笼点点头,笑道:“此可比红颜朱唇,可人,可人!”

      正在此时,大门“轰”一声开了,冒出个长脸仆人,大骂一声:“哪来的穷酸子在此放屁?”

      书生听此,怒道:“刍狗休要狂吠!”

     “奶奶的!”长脸大骂着冲出来,手舞一棒就要打下。

      书生忙避去。

       此时却从不远处来一小轿,下来一位小姐,由丫鬟扶着步进大门。书生从墙角看着,真个绝色佳人!心不由得已然迷了,酥了。久立于此,不忍离去。此后多日于此,却不见佳人出来,总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后来打听到这人乃是前朝杨尚书的孙女,年方二八。老尚书爱子已经早逝,止遗此一孙女,爱之如掌上明珠,一心要择一佳婿配她,虽近来也有不少王公权贵托人提亲,可不是因为这不好,就是因为那不妥,终难满意,婚嫁一再耽搁。

      书生知此,又喜又忧,喜的是知道了她的基本情况,忧的是自己身份卑微,与人家门不当户不对,如何是好?满腹苦愁,夜里翻来覆去,终不能眠,恨不得生出翅膀飞进杨府,摄来小姐,抱做一团,永不分开。可这事情只能在梦里做,醒来相思更难耐。

     正在这时,忽听有人叩门,书生一坐而起,再听一声,方问:“何人?”

     “公子开门则个。”门外传来柔声细语,如滴滴春雨洒入书生心田。他忙下床,开门一看,双眼顿时发了光彩,原来是杨家小姐。那小姐轻轻步入,随手关了门,对书生嫣然一笑:“妾得知公子有心于我,怕公子相思成疾,特来探望。”

     书生细观娇容,心已陶醉,又听玉音,身便酥软。不觉间,伸手捉住玉手,叫一声:“我的亲亲!”

     小姐竟无拒绝之意,只是掩面而笑。见此,书生胆子大了起来,双手抱住求欢。解衣卸带,遂成云雨之欢,真个千恩万爱,极尽缠绵,山盟海誓,祈愿白头。

      五更鸡鸣,小姐推醒书生,言说该走了,防人得知,并交代不可与人提及,否则再会不能。书生喜不自胜,连连称是。此后,夜半佳人来,鸡鸣则去,俩人亲密无比,情益深厚。

      一日,书生见天朗气清,便出门来到杨家大门前,可徘徊多时,仍不见小姐。正在此时,却被一只大手拉到一僻静处,抬头一看,乃是一个道士,怒问:“你拉我作甚?”

     道士正色说:“贫道见足下面容枯槁,像是被妖邪所染,若不早日除邪,怕后果不堪设想,足下三思,三思。”

     “哈——”书生大笑,“我一心只读圣贤书,往来无白丁,何来妖邪?你这老道,怕是无聊,却来拿我耍笑,去去去!”

       道士上前抓住书生右臂,叹息着将一布囊塞在他手里,说:“足下不信,将此物留在妖物身上,便可知晓。”

   书生一怔,望着道士慈爱的目光,并不像有恶意,半信半疑地收了布囊。道士见此,说一声:“足下保重!”便转身去了。

       书生扫兴而归,呆坐下,心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想那道士与自己无怨无仇,料也不会哄骗;可小姐温柔体贴,又怎么会是妖怪?狐疑着,脑袋几乎要涨爆炸开!又一想:杨府院深墙高戒备森严,这堂堂小姐夜夜出来岂是易事?难道......不会,不!他又不愿朝这方面想,可一肚子的疑问谁来解开?

       就这样,眼看金乌西坠,玉兔跳出,夜幕降下。不久,小姐又笑着自己开门进来,书生听着那春风般的笑容,看见那桃花般的容颜,将满腹疑问一下子抛到九霄云外了,俩人又温存起来。不过,这之后,书生再难入睡,看着她,心想:这明明一个佳人,怎么会是妖怪?肯定是那老道拿我耍笑,可恶,可恶!正想着,一股臊腥味刺鼻而来,他忙捏住鼻子,左右相看,并没有什么异物,不由得又怀疑起这小姐来。他忙把布囊取出,系在小姐裙带间。说也奇怪,怪味顿无。书生见此,疑心反而大增起来,再难敢入睡,只待拂晓。

      好不容易捱到五更,鸡鸣叫醒小姐。书生假寐,小姐起来穿衣,同以往一样,亲了一下书生:“走了,我的郎!”

     书生睁开眼,哪里还有小姐的影子!顿时吓得哆嗦起来,一把抓来防身短剑,下床亮了灯。忽然一股辛辣味扑鼻而来,举蜡烛一看,是一些辣椒粉呈一道线向门外延伸去。书生见此,心想:听老人们讲妖孽嗅不出辣椒味,如此可见老道的苦心了,这分明是他给我指明了一条去解开她秘密的道路。

      书生忙执剑由辣椒粉带路来到了山林中。这时天已经蒙蒙亮,几颗残星逗弄着露珠,一片淡雾嘲笑着轻风。不一会跟到山林深处,见有一洞穴,他就大着胆子进去。听见有响声,他忙闪到一石头后面,抬头看,见一雪白的雌狐狸睡在一张兽皮铺就的石床上。见此,书生先是一惊,继而落下泪水来,心想:难道与自己同床共枕的佳人竟是一只狐狸?

        白狐突然坐起,惊问:“谁?”

        “啊!”他惊起来,往外就跑。

        “别走,我的郎!”她认出了他,喊了声,又变回人形。

        这一声让他抬起的脚又放下,让他悲苦的泪水又流下,让他痛苦的心又碎了。回首,见她那俊俏的脸庞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春风,只有两行泪水小溪般流淌下来,相信她心中的苦楚也绝不比自己少。四只被情恋折磨后的眼睛经泪水的滋润后更加明亮了,相对着,能看透彼此的心。

      她先开口了:“你记得我吗?”

     他点点头,随即又摇了起来。

     她便给他讲起了过去:千年之前,这书生的前世是南齐的一员大将,名叫相成。一次,他随齐武帝狩猎,有人射中了一只狐狸,狐狸血流了一地,发出凄惨的哀号。相成见此,跪在齐武帝马下,请求不要杀害它。齐武帝见他心善,就把狐狸赏给了他。他把狐狸抱回家,它就生下了一只毛色纯白的小狐狸。它听见自己孩子的哭声,用噙着泪珠的双眼望着他,他知道这是在托付后事,忙点了点头。之后,老狐狸便闭上了眼睛。他把它埋葬后,就精心喂养小白狐。当它长大后,他又把它放回到大自然中。后来,相成不愿做贰臣再事萧梁,于南齐灭亡后出家,皈依佛门了。

     “我苦苦修炼千年,等待千年,不为别的,只为报答恩人的大恩啊!”她哽咽着,紧紧握住他的手说,“我知道这样会使你,我的恩人丧失元气,可我也无法顾及了,因为我已经深深爱上了恩人!”

     “别这样叫我!”他上前捧起她的脸,说,“就是为你去死,我也心甘。我不想做你的恩人,只想做你的爱人,一生相伴,永不分开!”

     “人狐殊途,我们这样久了对谁都不好!”她拿出一包药,给他:“你服用了它,元气就可恢复了!”

       他没有去接,只任泪水雨下。

       她又取出一片白玉系在他脖子间,说:“一段美好的姻缘正在等你,保重啊,我的恩人,我的郎君!”说完,就不见了。

      “我的妻!”他哭叫起来,跪在地上。

       当他醒来,却是躺在树林里。他忙起来,寻着路往投宿地方走。

       没有走多远,忽然涌来一伙人,叫道:“可把你找到了!”把他拥着推着,进了杨府。

      老尚书见他来了,顿时愁云破散,上前施礼道:“可把你盼来了,我的先生!”

      书生忙还礼:“学生不敢,不敢!”

      “这半个月来我无一时不在盼望足下,就是不见足下的影子。情急之下,谁把你找到,我赏银五十两,这又过了几日,今天你才露面。”

      原来这杨小姐自书生进山后就染上了病,名医请遍也不见好,眼看着不行了,老尚书无儿无女,只有这么一个孙女了,疼得心肝肉似的,真个愁的要死。一夜,忽有神灵托梦说临近店里有个叫成泰的书生可以医好小姐的病。他如获至宝,忙连夜派人去请,却白跑一趟。因是此一线希望,老尚书怕他不来,对外说若医好小姐的病,愿意招他为婿。可书生在山中一觉却睡了半月才醒来。

      书生见此,明知是白狐的苦心,心中愈发敬爱,可这病如何医治?书生无法,只好硬着头皮进小姐闺房,见小姐熟睡般躺在床上,宛然与白狐一模一样,十分惊喜。还未站好,系在他脖子上的白玉鸣了一声,发起白色的光芒向小姐射去。小姐开口吞入,不一会竟开眼坐了起来,顿觉神清气爽,掀开帐子,见一书生在此,羞得忙掩面,问:“你是谁?”

       书生还未答,老尚书早从门外冲进来,叫了一声:“ 我的乖,你可醒了!”

      一连几日,老尚书盛情款待书生,却绝口不提婚事。书生急了,问:“老大人,这小姐的病已经好了,那之前的承诺......”

      “你要多少金钱,尽管开口!”

      “学生非图钱财,只求成全姻缘则个。”书生拱礼道。

      “此事老夫思量多日,颇费周章啊!若不许你,我则失信;许你,我杨家好歹也是官宦世家,婚姻讲究门当户对,而你——哈!”老尚书笑着端起茶杯。

       他听此一跃而起,问:“如此说来,我与小姐的婚事要半途而废?”

       “那也未必,何必如此悲观呢,年轻人?”老尚书站起来,朗笑道:“今年你若高中,成亲何难?”

     “我如高中,老大人可别再如此推托了?”

     “岂敢,岂敢?”

        次日,老尚书给书生纹银百两,拨给书童二人,送他赴京。

        书生本来就满腹经纶,加上白玉给的灵气,所以妙笔生花,口若悬河,为成华皇帝钦点殿试头名状元,赐假三月省亲。书生锦衣归来,老尚书在济南城外三十里处郊迎,锣鼓喧天,人山人海,场面极其宏大。

       当天成亲,老尚书的亲朋纷纷来贺。听说自己的朋友也来了,书生十分惊喜,忙出来迎接。却不料一个个都是陌生面庞,他不禁疑惑起来。他的“朋友”却都举起礼物向他行礼,笑道:“大人,我等高攀,请交个朋友吧!”

       见状,他也只好笑了笑,心想:寒窗苦读无人相问,而今刚刚高中,却新朋友无数,可见当年苏秦之言非虚也。

       洞房之内,春意盎然,高烛红烧。他只道旧人重逢,见小姐还是处子,方又忆起白狐,端视白玉,叹息不已。小姐问及,乃将往事告知。小姐听后,对白狐也生出无限的敬意来。

        此时,白狐正在山上,远望着杨府内的热闹灯火而泪如雨下,那泪珠在月光下更显晶莹纯洁,像断了线的珍珠落下,又像屋檐下的滴雨,难以休止......许久,她对着那片灯火,对着那间洞房,对着那个日夜牵挂的人,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然后心一狠,闭上眼,转身飘去了.......

                                                                                                                              齐云轲

                                                                                                                                     2010年3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