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雨中  

2010-07-31 11:01:53|  分类: 盼盼文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一个深秋的下午,连阴的天空又洒下令人愁烦的细雨来。我提着礼品到159医院去看望病中的阿姨,奔到金龙书城焦急地等待着公交车。雨越下越紧,正当我急得跺脚之时,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伯骑着一辆没有篷子的脚蹬三轮车停在了我的面前,亲切地问:“小伙子到哪?上来吧,别等了!”说着,他将一把撑开的伞递给了我。

    我没有去接,说:“谢谢大爷,我还是再等一会吧!”

   “你是个学生吧?”他问,见我点了头,又说:“上来,咱与公交一个价!”

     至此,我似乎已无拒绝之理,但我见他那被雾水珠缀满的银发,便又不忍让他为我蹬车。我又向北望,几乎全是流动的车,没有行人。心想:老伯可能还没有一个客人呢!按说这个年纪应是在家享清福,莫非家里有什么难处,才......

    “走吧,不然你就淋透了!”老伯又一次把小伞递给我。

     我毫不犹豫地接着,上车坐在里面的一个小凳子上,告诉他我的目的地,举起伞权当车篷吧!我把礼品放下,虽车里有积水,却也顾不得了,用右手把伞举到老伯头上。他腾出一只手一挡,伞又回到我的头上。他笑着说:“你打吧,小伙子!我没有事,你正长身体,不能淋了!”

     “不,大爷!”我忙把伞又举到他头上,“我年轻无所谓,您老身体要紧!”说着,我把凳子往前挪挪,这样一来,我们都能让自己的半个头在伞下。雨拍打着我的背,也拍打着他的脸,我们都不再说话。也许他以为我的身体都已经在伞下,他头上的伞是多余出来的而已。尽管如此,我的心里还是涌满愧疚与不安,看着他银发上的水珠减少了些,心中又泛出些许的欣慰和暖意来。

       到医院门口,雨小了些,但我们确确实实已经都被风雨湿透了。我拧拧湿漉漉的裤子,甩一把水,但心里却很高兴。我一手把伞还给他,一手将一张五元纸币插进他中山装的口袋里,说声:“再见,大爷!”扭头便走。

      “小伙子,钱!”他喊了起来。

     我回头一笑,摆摆手,又转身加速度地前进。突然,一只大手拍在了我的肩上,没有等我回过神,他已经把一把零票子塞进我上衣的布袋里,憨笑道:“谢谢!”回身就走。

      我掏出来一看,三张一元的、两张五角的纸币上已经有了几滴水珠,但它们还带着老伯的体温呢!我抬起头来,老伯已经不见了。我在心里说:“大爷,我应该谢谢您!”

                                                                                                                               齐云轲

                                                                                                                                2010年5月1日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