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车 祸  

2011-06-29 09:46:31|  分类: 盼盼文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爸爸是个货车司机,在果果来到这个世界上仅仅半个月,就被车祸夺去了生命。半年后,果果随着妈妈改嫁到艾家,从此乐果果就变成了艾果果。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果果两岁那年的一个风雨夜里,果果突发高烧不退,继父艾大锤对他这个继子原本就不咋待见,加之打牌到半夜才回来刚睡下,就说等天明了再讲吧。妈妈是个老实到三脚都踹不出一个屁的农家妇女,摸着儿子的小脑瓜比开水还烫,却也只好暗自垂泪。好不容易熬到天明,雨停了,大锤才慢腾腾地下床,又是刷牙,又是洗脸,又是冲洗三轮车。等把果果拉到镇上卫生院时,果果早已经昏过去了。果果醒来后,却只知道傻乎乎地笑,连话都说不好了。不久,继父和妈妈的儿子小虎出生后,果果在这个家就更没有地位了,简直成了多余的,甚至连妈妈也厌烦起他来。

果果八岁那年,小虎上了学前班。他每天都跟妈妈一起去接送弟弟上下学,到学校后,见弟弟高高兴兴地去和一群小朋友玩耍,他站在大门外久久不愿离开,每次都是妈妈硬把他抱上了自行车。坐在车上的他还老是回头望学校,别人见了,问:“果果,你想上学不?”他听了,不好意思地笑着说一些怕只有他自己才能懂的话,然后不舍地再望一望学校上空飘扬的红旗。虽然父母不待见他,可小虎却对这个大他两岁的同母异父的哥哥很好,有了什么好东西都分他一半,还将在学校学到的儿歌教给他唱。随着年龄的增长,父母越来越把他当成了累赘,不仅是因为他傻,长大了也没什么用,更为了小虎以后的名声着想,家中有个傻哥哥传出去毕竟不光彩,弄不好还会影响以后为小虎说媒。

有一天大锤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是一辆货车撞死了一个人,被判赔偿死者家属各类费用二十多万元。见此,大锤心里很是激动:撞死一个人赔偿二十多万,这生意真管干!我这样辛辛苦苦地卖菜,一年能挣几个尿臊钱?要是把家里的那个傻逼儿子弄到公路上,再正好飞来一辆车……太好了!明天就把他弄到路上,说不定当天就能成事,到时候可不就发财了吗?连小虎以后结婚的钱都不愁了。这神不知鬼不觉的,既除掉了眼中钉,又得到了一大笔钱,这种好事就是挑着灯笼也难找啊!这样想着,他感觉全身都充满了无限的力量。次日正好是星期天,为了不让妻子起疑(虽说她也烦果果,可毕竟是他的亲生母亲),大锤把俩儿子都带上,说是等菜卖完了,给他俩每人买一身新衣裳。俩小孩听说后别提有多高兴了,恨不得立刻飞到镇上,立刻卖完菜,立刻穿上买来的新衣裳。可是,途经一个事故多发的十字路口时,大锤却把果果抱下来,让他往路中央去。果果见车多,害怕,不敢去,就站着不动,大锤就声色俱厉地骂他。果果只好哭着往前走,才到路中央,四面而来的车纷纷急刹车,大声叫他让开。他哭着望望继父,大锤见此也只好骂道:“妈妈的!还不快滚回来!”

一计不成,大锤又生一计:麦季子时,乡亲们喜欢把收割了的麦秧子摊晒在公路上,让来往的车碾,他就想干脆把果果用麦秧子掩盖住,只要车从他身子上一过,事情不就成了吗?于是,他忙买来糖果给果果吃,说:“听大的话,天黑了就睡在麦秧子底下,睡一会就行了,要不了多长时间。回头,给你买多多的奶糖,咋样?”果果一看糖果,就像在沙漠里几乎要渴死的人看见绿洲一样高兴。于是,在夜色中,大锤便把果果带到南地里,叫他睡下,用麦秧子盖住,自己则隐藏一边,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那财运滚滚来的神圣时刻。可是,一连三个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发生令他期待许久的那一幕。他处心积虑了那么久,又不甘心放弃,第四天晚上又来了。刚让果果躺好,一个牌友来喊他去玩玩,他心想:今儿晚上能否会发生令他巴望许久的事情还很难说,倒不如去牌场上碰碰运气,说不定能赢个百儿八十块呢!于是,他便去了。不料手气竟是出奇的好,不一会儿就赢了好几百块,心中立刻被喜悦的潮水涌满。

正在这时候,一个小孩子跑进来大喊:“快出去看呀,南地里大路上轧死人啦!”大锤一听,一跃三尺高,大叫一声:“真的!”小孩子说:“不信你听,这不是果果妈在哭吗?”听此,他激动极了,心想: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天可来了!我的财神爷终于到了!连鞋也顾不上穿,一溜烟奔了过去。月光下,那里早已围满了人,议论纷纷,还有几个同村的年轻人出于义愤,已将肇事司机揍了一顿,司机正跪在地上求饶呢!听见妻子的哭声,更证实了他的计划已圆满完成,忙拨开人群往里走,一个妇女见他来了,说:“这俩孩子的大来了!”

这句话犹如一记耳光狠狠抽在了大锤的脸上,他心里咯噔一下:俩孩子?咋回事?咋会是俩?都是谁呀?忙近前看,见妻子一手抱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小孩,泣不成声:“小虎,果果,我的孩儿啊!你们这是咋了?醒醒啊!这可叫俺还咋活啊!”这一声声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击昏了他的头脑。

原来,大锤被牌友叫走后不久,果果想解手就喊他大,却听不到回应,便扯开麦秧子,见四周没人,以为他大回家了,便也回去。到家后却没见到他大,只见小虎一个人在玩,便与小虎一起又赶到南地公路上找他大。果果教小虎跟他一样躺在麦秧子底下玩,谁知正在此时,一辆大货车满载货物飞了过来……

送到镇上卫生院,医生看了看,说一切都太晚了,俩孩子都早已经断气了。掰开他们的小手,每只手里都有一块还未剥皮的奶糖,已经被攥瘪了,是他大买给果果的。司机跪倒大锤脚下,把钱包举起,泣求:“哥哥,我错了!我不该在晚上开那么快,才造成了这起事故。我对不住你们啊!这里面有三千多现金和一张卡,卡里有十万元,不够我叫家里人再拿钱送来。哥哥,我上有老下有小,你就高抬贵手,放小弟一马吧!呜呜呜——”

大锤接过钱包,掏出一把钱掏劲砸自己的脑门,继而发狂一般怒吼着:“钱啊!妈妈的狗东西!我不要,不要了!还我儿子来!儿子,是大对不起你们啊——”跪在地上,恸哭了起来……

齐云轲

2011年6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