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茉莉徐徐香

因为怕逝水无痕,所以才恨水东逝

 
 
 

日志

 
 
关于我

齐云轲,河南新蔡人。毕业于驻马店教育学院中文系,系河南省孔子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蔡县作家协会理事。我爱沉思,喜欢自由,希望做个利人利己的人。我喜爱读书,乐意写作,因为它们可以安慰我,可以陪伴我度过那最令人难受的岁月。我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人来与我成为好朋友,我不恭维你,也不取笑你,我愿与你携手共进,肝胆相照。

网易考拉推荐

新笔记体小说中的一枝奇葩(中国作家网)  

2014-11-21 13:48:20|  分类: 文史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笔记体小说中的一枝奇葩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4年11月20日20:53 作者:河南齐云轲

  中国文学中的笔记体小说源远流长,可以追溯至先秦时期的诸子百家文集,比如《韩非子》中的一些小故事便可以视为笔记体小说的滥觞之作。经过两汉四百多年的酝酿与发展,笔记体小说在六朝时期达到了首次高峰,从庞杂走向了分门别类,主要分为志人小说和志怪小说两种。志人小说的代表作是刘宋王室刘义庆领衔主编的《世说新语》,志怪小说的代表作是新蔡老乡干宝的《搜神记》。许多唐宋传奇受其影响颇深,甚至有的本身就是笔记体。到了明清时期,笔记体小说再放异彩,出现了像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和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这样的传世之作。新中国成立后,笔记体小说一度沉寂,“文革”后逐渐复兴,已故河南老乡孙方友先生便是在新时期众多创作笔记体小说作家中的一位佼佼者。

  反观驻马店文坛,自干宝以来一千七百年了,笔记体小说辉煌难继,所幸西平县作协主席奚家坤老师近年来倾心于此文体小说创作,让人欣喜万分。在大家的印象中,奚老师是一位诗人,而且有一个专门的雅称——“小城诗人”。不过,当一部厚重的《西平笔记》放在你手中,翻开细细品读之时,你会惊喜的发现:原来小城诗人的小说写的同样精彩万分。

  首先,书中的人物形象鲜活而又独特。在全书87篇小说中,作者成功地塑造了大约四百多个形态各异的人物形象,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甚至土匪、无赖,无不刻画得生动鲜活,栩栩如生。例如《牛黄》中的赖孩,自幼父母双亡,好吃懒做,直至而立之年才知道慌了,把仅剩的三间草屋换成本钱去做买卖,却因病花光,一事无成。不过,赖人有赖点子,他做成假牛黄出卖,本想见好就收,不料碰上了行家,于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他历尽艰辛从信阳回到西平,被两个强盗拦劫。强盗见他衣衫褴褛,本想自认倒霉,一脚将其菜筐踢飞,见里面藏有不少银元,不由得勃然大怒,臭揍了他一顿,抢走了银元。钱没了,也受了伤的赖孩只好以乞讨为生,不时还将那卖剩下的半截“牛黄”拿出来看看,回忆一下自己的“光辉历史”不免笑几声。这笑不知道是他自我解嘲,还是引以为荣。这个人物形象塑造的十分成功,读着让人忍俊不禁,读后却又倍感辛酸与无奈。再如《高僧》中的住持,为了帮县官治病,情愿让他笑话自己无能,最后又赠言相劝,使其有所醒悟。故事结尾出人意料,给人以启迪,引人深思。

  其次,小说的语言很有特色,质朴而又雅致。小说中的社会背景上起两汉,下迄当今,人物的语言作者拿捏得很准,不像现在的许多作家写小说时,让汉朝人用着唐朝人的东西,穿着宋朝人的衣服,说着清朝人的话,有着现在人的思想意识,令人作呕,实在无法读下去。书中的每一个人物的言行均与其身份、性格、阅历十分吻合。例如《刺客》中的伍孚,为了捍卫皇权,不惜舍生取义,去刺杀董卓,失败后大骂:“董贼你弑君篡朝,罪恶滔天,人人得而诛之!我恨不能亲手杀你以谢天下!”简短的两句话便将一位忠臣烈子的愤恨与不甘表现了出来,令人动容。再如《朱国衡》中的西平县长朱国衡,奉行乱世须用重典的信条,为了迅速稳定社会治安,不惜滥杀无辜。见上头有人为土匪说情,他勃然大怒,指着土匪大吼:“你好大的本事啊!你要是不托人说情,还能多活几天,托了人,今天就杀你!”杀了以后,给上头回复八个字:“贵函收到,已经晚了。”寥寥数语便将一个嫉恶如仇却又独断专行的旧官僚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活灵活现,惟妙惟肖。

  再次,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孙方友老师曾讲过,写小说要学会“抛骨头引狗”,即是运用生动的情节紧紧抓着读者的阅读兴趣不放,使其欲罢不能。奚老师也许从孙方友老师的小说创作中受到了影响和启发,书中的小说情节也是层层推进,中间精彩不断,结尾发人深省。例如《洪河传》,当讲到梁景戏弄于大庭,于大庭为争一口气到县里状告梁景,并向县官行贿,扬言要用元宝砸死被告之后,一般写法肯定是县官受贿后将被告屈打成招,然后使其含冤死去,后又来清官为之平反昭雪,善恶终有报之类云云。但是,这篇小说却打破俗套,写严刑逼供后梁景死不招认,县官只好将其收押。于大庭为了早日整死仇人,接连向县官行贿。百姓们十分同情梁景,凑钱为他医治刑伤,买衣送饭。秀才刘育万出于义愤,说服于大庭的仇人、大地主陈大荣也向县官行贿,与于大庭对着干。县官见此大喜,一会儿偏向原告,一会儿又偏向被告。如此一折腾,家底远不如陈大荣的于大庭为了争口气,不仅败了官司,还将偌大个家也给败了,只好以乞讨为生,最后饥寒交迫而死。小说情节环环相扣,一波三折。

  最后,说一下小说的史志价值。本书虽然是文学作品集,但是里面的许多人物却是真实存在过的,许多事情也是确实发生过的。为了完成本书,作者曾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反复研读各个时期的西平县志,甚至各乡乡志、各行业志书,全力搜集民间文学作品,苦心孤诣,精心演绎,其毅力令人感佩。许多小说可与史书互证,或可为史书补遗。例如《鞭杆会》,将一个贫苦农民于法林由于受阶级压迫一步步走上反抗道路,加入共产党,宣传革命思想,发展农民党员,动员贫苦人民起来斗争,最后英勇牺牲的一生写的翔实而又生动。再如《天象》,将东汉名臣郅恽的忠和义通过冒死进谏王莽退位、为弥留之际的好友报仇了却其夙愿这两件事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些人和事当是史有明载,重新演绎出来,使之真正贴近现实,贴近生活,贴近群众,作者功不可没。

  著述,是一项永远会留下遗憾的事业。大到《红楼梦》、《荷马史诗》,小到我们的游戏小文,总会因为或多或少的不足令人遗憾、惋惜。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况且是人写下的文字呢!诚如翟玉堂先生在本书序中说的那样,本书中“个别小说过于拘泥于真实人物和事件,情节没有展开,需要想象大胆虚构和延展”。少数小说的情节确实有待于进一步修改完善。另外,可能是作者一时笔误,书中有几处错误。比如《刘洪起》中有“崇祯十八年(1645)”的字眼,崇祯朝一共十七年(1628-1644),公元1645年,即农历乙酉年,在南明是弘光元年(或隆武元年),满清是顺治二年,大顺是永昌二年,大西是大顺二年,不存在崇祯十八年之说。再如《还魂》中“民国十年(1920)七月”,民国十年应该是1921年。《天象》中“岂不闻老子‘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这句话的原话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出自《周易》。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不可能面面俱到,对于写作者来说,一时笔误是家常便饭,犹如理科上讲的误差,只能减少,不能完全避免或消除。

  读第一遍后,我就想写点东西,出于不自信,便又读了一遍,觉得不写不行了。从年龄上来说,奚老师比家父还年长三岁,是我的父辈,而在文学创作上又是我的前辈,足以作为我看齐的方向,学习的榜样,在他面前,我只是个学生或者说孩子。所以,即使我写的这些东西有不妥之处,想必他也不会介意的。从2009年元旦后的1月6日,我从驻马店市文联白杰老师处得到几本奚老师负责主编的《西陵风》,开始拜读奚老师的作品起,至今已经快六年了。这期间,我通过各种渠道先后读了老师的各种体裁的、总字数不下四十万的作品,近年来又有幸与老师见了几次面,深为老师的人品和文品所感佩。对于本书,我越读越能深切地感受到老师的语言功底之深厚和写作技巧之娴熟,更为老师坐得住冷板凳反复研读史志搜求素材的毅力而钦佩和敬服。我深信,这部凝聚着老师无尽心血的小说集必将成为新时期笔记体小说百花园中的一枝光彩夺目的奇葩。而今,老师正是年富力强,社会阅历丰富,写作上渐入佳境之时,以后肯定还会满怀忧国忧民的情怀,手执如椽之笔,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精神大餐奉献给社会和广大读者享用,同时也丰富着自己的情感,充实着自己的生活,精彩着自己的人生。我们,期待着。(齐云轲)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